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坚守自己的诗歌道路  

2014-05-26 18:30:38|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坚守自己的诗歌道路

——读李炳智的诗

                                张乾东

 

当下的中国诗坛,流派纷呈,各行其事,但整体来看,还是以先锋前卫派们为主力军,任何事物都需要新鲜血液的融入,这是社会上万事万物不被淘汰的必经之路。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诗坛的先锋派们,做事激进得有些过头:在他们看来,除了他们自己写地东西叫诗,其他人的东西都不能称之为诗。当然他们也尝到了他们激进一面随之带来的严重后果,时下的中国提起诗人,人们普遍“敬而远之”,说得不客气点就是他们根本瞧不起诗人,叫他们看那些不知所云的诗歌,还不如去记歌词。正好,浙江电视台与时俱进开了个节目就叫“我爱记歌词”,活动非常火爆。一个以诗为荣的国度,到如今诗歌衰败到如此下场,诗人们是有责任的。

可喜的是仍有许多诗家们坚守着诗歌的良知,与这股诗坛歪风划清界限,并用自己的力量努力纠正诗歌在社会上的不良影响,陕西诗人李炳智便是其中一位。与先锋派们相比,他柔和得多,他的诗歌继承了许多传统元素,读来美感无限。如今他已经出了两部诗集,受到诗界的一致好评。2013年,他还先后加入了陕西作协和中国诗歌学会,当选为延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受到了官方认可。他的成功让我看到了传统元素在诗歌中的重要性。

在之前为李炳智写过的一篇诗歌评论中,笔者重点谈到了他诗歌的形式美和音韵美,这次则着重来谈一下他诗歌的另几面。生活在皇天厚土上的李炳智,身上流淌着这一方水土的秉性,他为人豁达、豪气,胸襟宽阔,举止大方,朋友满天下。“洞庭湖已经死心塌地/降低了准入门槛/我那一船愁绪/何时拿到最后一纸签证//面对月涌大江/谁可记得长河落日/灯火阑珊聚首的时候/我不知道酒醒何处”(《酒醒何处》),“枯黄/不只初生的叶瓣/还有我大地的肌色/和我朝朝暮暮的期盼//我渴望山雨欲来/我祈盼乌云漫漫/我站在干涸的河床/翘望霹雳将天幕点燃”(《翘首云端》),他的诗歌也延续着他的人品,写得非常大气厚重,而且这种厚重感里面有历史沧桑感,还有社会内涵;“季节一次次反常/拒绝艳丽春装/人间四月/有谁捂得住势不可挡的芬芳”(《油菜花》),“噙着满眼泪水/依依不舍一枝一叶的生机/神奇的龙柏/又一次触动延绵不断的梦幻”(《爱你五千年》),“无笼无缰/在水草肥美中徜徉/独吞黎明/横霸夕阳//一声嘶鸣/早破天荒/尘埃落定/顾盼大地苍茫”(《黑马》)。读李炳智的这类作品,诗歌语言看似平淡随和,一旦深入则会发现一股扭转乾坤的颠覆力量,让我们的灵魂得到铿锵而有力地抚摸,甚至渗透到我们的潜意识当中去了,绵延而恒久!一个诗人能做到绵里藏针确实相当不易。细细品味之下,我们还有看透历史星河之欲望。

大凡大气的人,往往也会有他婉约灵秀的一面,李炳智同样如此。通过与他本人的多次交流和对他诗歌的大量阅读,笔者发现他极其崇尚自然清新,典雅情致的写作风格,他有很大一部分诗歌写得清新、淡雅、质朴。 “探出尖尖的角儿/绽开静谧的蕊房/淡淡的香艳/弥漫天堂般的苏杭”(《雨荷》),作品语言清丽、含蓄,意境深远;“吐露无尽的丝绪/独尝自缚的苦楚/朝企暮盼/寄望一场破茧飞翔”(《梦之蝶》),感情婉转缠绵,引人遐想;“夏花儿绚烂/流动雨中的浪漫/滴滴答答的撞击声/传送爱不释手的呢喃”(《红雨伞》),虽写离愁别绪,情调却是轻松活泼;“总埋怨/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个立雪的大红披风/莫不是/陪我走向春天的/梅花仙子”(《正月梅花》),深沉幽怨,融情于景,表达自然。作者这类诗刻工精细,运笔自然,情感流畅,让我们从中感悟到诗人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尊重。

诗无定论,尽管有许多诗坛前辈在努力想法引导新诗“上路”,但效果不理想,诗坛各自为阵的局面仍旧严重。新诗何去何从?这是每一个写诗人都在苦苦思索的一个问题,但答案离我们似乎依旧很远。其实在笔者看来,答案说远就远,说不远就不远。中国古诗词之所以到如今仍旧深入人心,延续着它的辉煌,原因在于短小精练,讲究声韵,讲究意境。而现代新诗抛弃传统,往往是我手写我心,随心所欲,全无束缚,怪不得许多人将新诗看作分行的散文。李炳智的诗歌吸取传统元素,讲究声韵、意境与古诗词一脉相承,而他的诗歌风格偏重于大气和婉约,这也与古代诗家们对诗歌流派的区分不谋而合,与其说这是一种巧合,还不如说这是他在以新诗的表现手法将传统元素推陈出新,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诗歌道路。

简单来说,在新诗并没有成型的今天,李炳智踏上的这条诗歌路子我们可以归结为“新韵”之路,“新韵”这条路子也许最终会成为中国诗歌的明路,但在当下它的处境却是不理想的,一方面要面对先锋派们的嘲讽,另一方面还要承受传统派们的排斥。这里,我们要向李炳智对新诗的热忱和胆气投来赞许的目光。细细算来,笔者和李炳智交往已经近五年时光了,这些年来他一直坚持走着自己认准的这条诗歌路子,没有丝毫退缩,让笔者从心里对他表示钦佩。现在他的作品遍地开花,拥有不小的读者圈,虽然我不能说他已经成功了,但我觉得此刻的他是有一定成就感的。

我支持炳智兄的诗歌写作路子!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