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发人深省的乡村挽歌  

2014-05-26 18:22:01|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人深省的乡村挽歌

——读胡树彬中篇小说《抬龙杠》

 

张乾东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农耕社会,人们在乡村安居乐业,和谐共存,传承着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乡村是绝大多数人生命的起点,也是“叶落归根”这一生命宿愿的最终栖息地。但如今的乡村,离我们似乎越来越远了。居住在乡村的大多是些手无束鸡之力的老人,和一些迫于生活压力而被父母留在农村的儿童,乡村有着数不尽的无奈和哀叹。更为可怕的是,在城市化的进程当中,那些涌进城市的纯朴老百姓们和城市人一样热情逐渐减少,冷漠不断繁衍,攀比不断升级……它们如瘟疫一样可怕,无孔不入,侵蚀着整个社会,真诚、诚信等中国人曾经引以为自豪的许多立邦元素都消失殆尽,这是何其恐怖与可悲。读完胡树彬的《抬龙杠》,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既为乡村那些失落的人性感到痛心,又为还有那些仍旧保持着的“热血”的人而感到兴奋,关键是这种“血性”还能坚持多久?

乡村的没落已经让我们非常痛心了,胡树彬的《抬龙杠》并不惧怕撕开伤口,甚至还有火上加油的味道,他就是要让读者近距离触及血淋淋的现实。小说中着重在写陈氏家族四支人为将奶奶送上山而展开的一系列内斗。小说开篇出场的堂弟、堂弟媳妇那冷漠、不知好歹的形象让我们印象深刻,大话连篇的堂弟自称朋友遍地是,却买不到一张火车票,然而在拿到陈俊来免费给他的火车票后为了上下铺还要斤斤计较,让人觉得十分龌龊。是人都受不了这个气,陈俊来一气之下将两张火车票撕成碎片,买了张飞机票回家。

回家后在为把奶奶送上山这件事上,陈俊来与堂哥、幺叔、三叔、大伯之间展开的故事,更是让人尝到人性冷淡。不管是在为分礼钱还是找抬龙杠的人这件事上,堂哥、幺叔、三叔、大伯等人的所作所为让人齿冷骨寒,这里不作详细叙述,读者看后自明。小说中,胡树彬并没有花太大的精力去刻画人物,而是在叙事的过程中,让人物形象自然呈现出来,仍旧栩栩如生。大家怀着梦想与憧憬走出脚下贫寒的土地到城市谋生后,开阔了视野,却很少有人能够脱掉自己身上的“小农思想”这层外衣,事事攀比,冷漠旁观、嫉妒成风……人与人之间没有崇高,没有关怀,有的只是浮躁、无聊、无知的喧嚣。其实我们静下来思考会发现,陈氏家族发生的事,自己身边何尝没有发生过?这已是中国当今社会的一种共性,很多时候碍于情面我们都不愿去说穿而已,却被善于观察生活的胡树彬毫无保留的揭露出来,也许这就是一位真正深入生活的作家的义务。在胡树彬简洁流畅的叙述中,我们内心深处体会到一种强烈的孤独感和生命的无助感。

在表现那些被市场经济异化过的人物的同时,胡树彬还重点突出了乡村荒凉的一面。为找到30多个抬龙杠的人,陈俊来翻山越岭最终没有请到一个人,不得不花高价请一帮“川军”来帮忙,这和当今社会上流行的请人“哭丧”并无两样。由此可见,乡村真正变成了“一团死水”。 乡村的精深,因为城镇化洪流的侵蚀,而变得越来越肤浅;乡村的温情,因为人们“根”意识模糊的缘故,变得愈来愈淡漠;乡村的纯朴,因为利益之心的污染,而变得日益花哨……作者痛惜乌蒙山村的变化,却又无力抵挡人们一切“向钱看”“向城市”看的步伐……为了完成自我解救,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把乌蒙山曾经那些纯朴的民俗风情搬进自己小说里面,与他的忠实的读者们一起去守护心灵深处这最后一片精神的家园。

读这篇小说从开始到将近2/3部分,笔者的内心都是压抑而愤慨的,相信这也是很多读者的心理表现,唯一能给我们心里带来点安慰的就只有一位老前辈陈松,从客观上来看他处事还是比较公正的。直到要将奶奶送上山的那刻,张开军的“川军”、还有那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群众自发来为奶奶抬龙杠的壮观场面的出现,将故事推向高潮,也让我们快要死寂的心开始热血澎湃。而这一切都缘于,小说中那位没有出场的人物,主人公的父亲,一名普通民警,由于他生前为父老乡亲无私地做了许多好事,人们感谢他的恩情自发而来。在这里我不得不指出,与其说这是胡树彬用他的小说在追求社会的正能量,不如说是在这个冷漠的社会那些骨子里还有着良知的“张开军们”对曾经纯朴生活的怀念。

故事的结尾非常撩人,让人久久回味。但回味之后,我们的内心却变得凝重起来。感召如此多人来参与的抬龙杠一事,竟然是一位逝去的老人。这让我想起一句诗:“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活着的人还不如死了的人有感召力,这让活着的人情何以堪?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小说抛出的这个尖锐的问题刺破了我们的神经,胡树彬甚至有意来告诉我们,经济大潮之下,为了利益,相当大一部分人都成了活着的死人或者说是僵尸。人都成了“冷血动物”,人间还有多少温情可言?这是人类之警钟,国家之警钟。有忧患意识的人已经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现在国家出台政策加强道德建设和文化建设,应该是对良知丧失的一种干预行为和纠正行为,但愿这种政策能够始终如一的坚持下去,让走在不归路上的人早日回归到道德的天平上来。人可以苍老,甚至宇宙也可以苍老,但是支撑我们人类一路向前的良知不能苍老,胡树彬很明确的告诉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在心灵深处怀抱终生不变的温暖,活出人应有的价值。

小说最后一段简短而给力:“那一刻,陈俊来下了一生中最大的决定:再度辞职,回乡创业!”。通过对胡树彬大量作品的阅读,我发现他用尽全力地构建以乌蒙山村为核心的意象群,最终目的其实就是在呼唤那些远离天涯的游子,必须要回归到对故土的热爱,一个抛弃自己根基的人是无法走得更远的。胡树彬笔下的这些游子们,许多精神处于漂浮状态,他们上不沾天,下不接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鬼!这个社会确实有太多鬼模鬼样的人,胡树彬对这些人的定位十分准确。但胡树彬并不是一个“残酷”的人,最终我们又发现,他会将这些人与乌蒙山雄奇的民风融为一体,继而呈现出他们对真善美的追求,重新点燃生命的火种。就像陈俊来下了人生最大的决定:再度辞职,回乡创业。

这是一个急功近利、精神极易迷途的时代,很多作家也在尘世之中被利益熏心,失去了心灵的领地,变得随波沉浮,因而我们读到的很多作品根本没有灵性可言。作家抱怨看小说的人越来越少,殊不知是作家自己首先远离了读者。胡树彬坚持着他的特立独行的习惯,小说《抬龙杠》以及其它一系列乡土小说张显出了他朴质向上的健康力量和纯正姿态,这也是他一路顺风顺水走来得到社会认可的重要原因。他用他的文字,让文学返朴归真,也让我们真切地亲近了乡土文学的纯净和尊严。乡土是胡树彬艺术创作的源泉,我们能够看到,通过多年努力,厚积薄发,他的小说已经逼近了乡土文学美丽、厚重、苍凉的基调,为他的写作道路开拓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