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高处的视觉,低处的言说  

2013-09-06 07:28:21|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处的视觉,低处的言说

——读胡树彬中篇小说《遥远的工地》

 

张乾东

 

自发表第一篇小说以后,胡树彬已是一发而不可收了。力作一篇一篇走上全国知名大刊,如《鸭绿江》、《翠苑》、《啄木鸟》、《地火》、《中国铁路文艺》等刊物,在读者中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来自乌蒙山区的他,农村题材无疑是他的专长,但他的创作却不局限于此,现在他颇有一种走出去的势头,打工、公安、官场之类的题材他都有所涉及,且在创作的时候不管是对事件事物的描述,还是形形色色人物的描写,都十分到位,不像是个局外人。这些都源于能够静下心来深入生活而取得的成果。

“打工”二字是中国当下最热门的一个词语,也是大多数人都无法逃脱的宿命,这个词语从整体上来理解,我们认为它含有一些疼痛因素。打工的世界也许是花花绿绿的,但身在这个世界的人谁没有一段辛酸的历史向人倾诉?随着社会的进步,打工的条件是越来越好了,进工厂虽然不一定都有空调可吹,但最基本的防寒降暑设备都还是有配备的。而在工地打工的人的条件却截然不同,工厂与工地仅一字之差,环境有着天壤之别。一些文化低,又没什么特长的人不得不“上刀山,下火海”接受命运的安排。胡树彬发表在2013年第5期《中国铁路文艺》上的《遥远的工地》为我们展示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工地,那时候改革开放不久,为了摆脱祖祖辈辈穷苦的命运,农民们成群结队,背井离乡到全国各地混口饭吃,不论是工作环境还是生活水平都是相当恶劣。

尽管小说的背景放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河北一个遥远的工地,环境十分恶劣,作者也以“向下”的视野表述了自己对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工生存境况的担忧,对他们的彷徨、郁闷与苦痛进行了感同身受的宣泄;但胡树彬在创作过程中,并没有一味的让笔下的人物诉苦、唱悲,而重在展示人间温情,读者阅读后内心是暖融融的,总有一丝丝光明在我们眼前闪耀。的确活在这冷暖人间,没有什么比温暖和光明更让我们向往了。小说中,河南帮、安徽帮、湖北帮、贵州帮会经常因锁事相斗,让我们看到真实的工地之残酷面;但小说里的付小云则是一个不论任何环境里面都求上进的人;老杨呢“身居要职”,从不高高在上,相反还乐于助人;在工地这种杂七杂八人大混居的地方,老宋始终对任何人保持着善良;就算是老龙等人平时有点小恶习,关键时刻他们也能分清立场,站在正义的一边……

如此一来,小说的灵魂便凸显出来,让我们看到小说积极向上的一面。从胡树彬的叙事过程中,我们发现他具有强烈的终极关怀意识和社会责任感,他在小说中极力宣扬“真、善、美”的思想感情,我们能够感受到一切都是发自内心,而不是矫揉造作的;扬善惩恶是每一个人的良好愿望,也是国家提倡的“和谐社会”的主基调,它让我们人心向善,从里到外接受美的洗礼。当下许多人的创作极力宣扬“重在自我感受”、“我就是我,我只代表我自己”、“文到语言为止”……都是极其自私的做法,非常畸形,对社会发展和文学发展都是十分不利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觉得胡树彬的创作视野已经变得非常开阔,思想变得更加深沉,思维变得更加敏锐了。这样的提升对小说创作者来说,就是一次“质”的飞跃。

《遥远的工地》这篇小说,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胡树彬对人物的描写。我们知道,在小说的创作过程中,人物描写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人物描写的目的是为了刻画人物的性格,表现人物的精神面貌,这同时也能更深刻地表达出小说的中心思想。这篇小说中胡树彬对人物的描写,力求具体生动,真正做到了绘声绘色地再现人物,让读者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小说虽然只有短短几万字,据粗略统计出场的人物却达到了20人之上,细细来看,每一个出场的人,不管着墨多少,在肖像、语言、动作、心理和神态描写等等方面,都有血有肉,十分鲜活,让人过目不忘。这篇小评里面笔者就不一一列举例子了,读者朋友读后自有深刻地感受。不夸张地说,小说里面没有一个“多余”的人物,每一个人物都与故事的发展不可分割,每一个人物的出现都让小说变得更加丰满。

胡树彬曾经碾转到全国多地务工,长时间在最底层工作和生活,有机会结识基层的人和事,从而使他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并能够很深入地去写,让每一个环节都显得惟妙惟肖。《遥远的工地》里面,我们明显地感受到,在拿捏人物的时候,胡树彬善于将笔触放宽到主人公生存的家庭环境和整个周边环境,用宽阔宏观的视野来把握这个人的外部形态(给人的直观感受),再通过周边的生存环境来深入人物的内心,如此一来就能更深层次地把握其性格,勾画出人物的特性,树立起人物的形象,达到有血有肉,有灵有魂。

现实当中我们不难发现,每一个人不论地位高低,生存环境如何,他们都拥有自己完整的个性,不少人在小说创作中,却无法把握好这一点,让读者读来读去总觉得每个人好像都是创作者本身的一个传声筒,除了每句话说得不一样,找不出他们身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差别,也就是所谓的千人一面。说起来,这个世界上许多事物确实非常相像,凭直观的感觉很难分出他们的不同,就如同许多双胞胎,如果不是一家庭的成员,外人是很难分出他们谁是谁,他们长得越相像,要去寻求不同之处就越困难;再放大到整个社会,每个普通人如果不去深入,他们的相像之处也太多,写得不深入,人物便失去了个性,无异于行尸走肉。对于一个小说创作者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失败。小说创作中正因为一些事物或者说人物十分相像,创作者就必须要使出浑身解数区别它们,以提高小说文本的整体艺术价值。胡树彬就善于在同中求异,将人物写得栩栩如生,因而我们我们能够更好的深入他的小说,发现更多的亮点。

看过胡树彬这篇的小说后,估计很多人都会说小说写得也太真实了吧,与现实生活似乎就在一个水平面之上啊?不错,这也是笔者读过《遥远的工地》后第一印象。但若有耐心再一次进入小说,相信读者的这种想法就会改变了。当然,小说创作如果与生活有着机械性的重复,无疑会对小说的艺术性造成极大的伤害,笔者认为胡树彬的这篇小说并不是生活的翻版,他将许多小说创作的技法都很自然的融入了小说的行文过程中了,显得不动声色。小说并不长,经统计,悬念的运用就多达三次,吊足了读者的胃口;小说中不管是人物对话还是叙事语言,幽默十足,贯通全篇,看得人忍俊不禁……工地生活实际当中的确平淡无奇、枯燥无味,他把这个工地小说写得如此丰富多彩,甚至还有荡气回肠之感……丰富我们知识的同时,也让我们享受到了艺术的薰陶。

胡树彬这些年来的创作成绩,我们有目共睹,尤其是最近两年来他在不断地加大创作力度,佳音频传,今年他更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被吸收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和尊重,以强劲的势头在文学圈子为自己拿下了一席之地。难能可贵的是,他依旧一如既往地发挥自己在打工生活中所积累的资源优势,不间断地为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呐喊助威,为他们争取各项应有的利益,这也是他的小说读起来亲切感人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文学界,我们时不时看到一些从底层走上主流文学圈的作者,为了显示他们的清高,掩示内心的劣根性,常常都在有意或者无意的与底层人民群众拉开距离,甚至不再去关注他们的生活状态,结果当然是你远离人民,人民自然也就远离了你。胡树彬始终葆有做人的基本准则,与他所热爱的人群站在一起,打成火热一片,也许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与身份都“高”了,我们认为,一个创作者若站到较高的层面去描写底层生活,走进群众的精神世界,与其说是作者的创作态势提升了,不如说是对底层群众更全面、更入微的关注。我们相信,胡树彬的做法,必将在社会上产生更多的共鸣,而这正是一个写作者至高无上的荣誉。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