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纯朴的乡土情怀  

2012-08-03 08:27:32|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实纯朴的乡土情怀

——读陈科的诗

张乾东

乡土诗歌是中国诗歌的一大主流,每一个写诗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写一些乡土诗歌,有的诗人更是以乡土诗歌而蜚声诗坛,比如说梁上泉、王耀东、刘章、李老乡、白莲春、张子先……他们的乡土诗歌或婉转、或大气、或平静、或激烈,都有自己的特色,也感染了不少诗歌爱好者。乡土是每一个人的根基,背离乡土的诗人,能写出什么感人肺腑的作品显然不可能。诗歌写久了许多人都会逐渐走上自己摸索出的某条“诗路”,他们往往为维护自己诗歌的“主导地位”争得你死我活,互不往来,但从最终来看,他们对乡土诗歌却始终抱有一种难得的情愫,所以说乡土诗歌和爱情诗歌一样,不论时空如何变幻,人们对他的喜爱度都不会有任何改变。陈科是诗坛近年来涌现出来的一位以写乡土诗歌为主的诗人,“把五百里川北丘陵/穿在身上/走在打工路上/我是世间最沉重的人”(《最沉重的人》),我是通过这首诗认识陈科,并喜欢上他的诗的,简单的几句话勾勒出宏大的乡土情怀,很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我们交往并不多,但他却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他的乡土诗歌的确有着别样的乡土情怀。

陈科老家在四川省三台县人,中师毕业后,一直在乡村从事教育教学工作。身在乡下,看着年轻人一个一个外出,看着老年人一个一个逝去,看着庄稼地一天一天荒芜,他的内心肯定时不时的翻江倒海,这种切身感受,使得他的乡土诗歌读起来很沉重。“明亮的场院上/不知母亲何时离去/父亲也不见踪影/兄弟姐妹已分散在/广东,新疆,浙江,内蒙……”(《月光下的思念》);这种孤独、苍凉简直令人心碎,是目下中国最普遍的一种现状,读完这简短的几句,相信大家内心都不是滋味,甚至泪如潮涌。“村庄又一次落入五月/深重的雨雾和时令中/日子逶迤而来/下三峡/漫向长江中下游平原//更远的时代/如果回头,上青藏/就会溅出铜音/骨如笔”(《日子的步幅》);现在的村庄已经不是我们理想当中的村庄,走向那个方向我们再也找不到那些一去不回的时光,也许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关键是我们的心灵也在迷失,有几人还记得回家的方向?“房后的那片山林/总在午夜传来马嘶/白粉般的月光/让失眠成瘾/仿佛中//有谁从深空里划船/而来/拯救深溺梦靥中的人”(《拯救》),作者此时此刻的心境,使人浅读则忧,深读则怜,或许这种乡土情怀成了诗人们一厢情愿的梦,失眠成瘾已成必然的事,这个梦谁也难以再拯救回来。

乡村虽然有着让人沉重的一面,作为一个常年居住乡村的老师,陈科并没有完全沉浸于抑郁中不能自拔,他的诗笔在抛出沉重的情愫的同时,也注重去发掘乡村博大而美好的一面。不管怎么说,乡村总还是纯洁的。“大浪般翻滚在/午夜的静谧里/你感到自己被切开/被彻底清洗//清晨开门/便有满天霞光/照临山村/沟中的水田里/盏盏蛙声亮起/点亮去秋天的短途”(《幸福》),似真,似假,似虛,似幻,我们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乡土世界,只有你真正深入乡村,用心去爱它,满天的霞光就会在照亮乡村的同时,也照亮你的内心。“天边无可遏制的亮光/濒临山村/把百里丘陵揽入怀中//坡上的玉米地/送来阵阵‘国风’/鸣飞的鸟儿向天空释放本意”(《揽入怀中》),诗歌写得很大气,立意高远,有很深的生活沉淀,缺少对乡村的深入和热爱,是不可能写出这么好的意境的,同时让我们也领悟到乡村是博大的,她用她身上一切纯真美好的东西将我们揽入怀中,让我们轻松而愉悦。“炊烟过河搭桥/桥下的生活有些静谧/桥上的天空更显辽远/日子就这样逼人而来/又悄悄弃我而去……”(《夏日写意》),轻灵、细腻、飘逸……含蓄而优美,这种感觉不在乡村的人是体会不到的,尽管日子是这样逼人向老,但走在炊烟搭的桥上,面对桥下的静谧,桥上的辽远,我们是多么的幸福啊……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应该回到自己的乡村,即便你只能回到梦中的某个乡村。

时下的中国,提到乡村这两个字,多少有些让人迷茫,乡村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叫谁也给不了一个准确的答案,抛弃乡村进入城市是当下的一种主流思想。“锄头会为他们说话/庄稼也能替他们代笔/一年年在雨里雾里/写下心愿和责任//他们虽也羡慕别人的大富大贵/命里没有莫强求/是他们的祖训/也是桎梏”(《乡里乡亲》),写作的心情完全与诗歌紧紧地系在了一起,诗句里有灵魂,有骨头,有笑声,有泪水……作者对当下农民处境的同情之心我们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纯朴的祖训,尽管有着道德的高度,但在经济主导的社会,他们已经显得严重的水土不服,也有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到底该怎么做?作者没有给出答案,谁也无法给出答案。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进展,许多人的精神生活却越来越缺失,当被城市的虚伪鞭打得遍体鳞伤,我们才想到了乡村的纯真,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乡村在当下的真实处境和现状,乡村在当下充当的顶多是个给心灵避风的港湾,在历史的长河中现在它正逐渐成为一名过客,像一把生锈的剑,插在我们心间,但我们不能将它抽出,否则会血流如注。

“在西南/我向上的目光/把晚霞一点一点看淡/寺院的钟声/猛然敲掉/群山的锋芒/大地呕出它的墨色和远”(《戏缘》),尽管受到来自多方面的冲击,陈科仍旧坚定自己的信仰,乡土是纯朴、善良的,他用他的诗歌很明确的告诉我们守住乡土就是在守住我们的良知,作为诗人更应该亲近乡土、热爱乡土、护卫乡土。“流了多少年/打她家的门前/星光夜夜映照山野/扩充我的心胸//灯摇湖中/引来无数鱼儿露脸/此景经年/在记忆里深深浅浅”(《月光浮上来》),这种美好,人人向往之,但愿我们每个人都能保留住这份深深浅浅的记忆。陈科,这位乡村的忠实歌者,他以真实的乡土情怀,让我们收获了感动,洗涤了良知,看到了方向,相信他的乡土之笔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作者系重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浙江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中国青年诗人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长江诗歌》主编)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