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校园诗歌新推手  

2012-05-05 12:38:15|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诗歌新推手

——读白仕云的诗

张乾东

校园诗人一直以来都是中国诗坛的主力军,中国的许多次诗潮都是由在校大学生推动起来的,所以说校园诗人尽管在某些方面显得有些稚嫩,但他们容易接受新思潮,有种校园之外的人没有的生猛感,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破旧出新,使得新鲜的血液更易融入诗歌之中,推动诗歌前进的步伐。无疑白仕云是90后校园诗歌的主力军之一,在网络上他相当活跃,并与徐海明等人一起编辑出版《初雪诗刊》,在诗界有一定的影响。受诗界前卫之风的影响,校园诗歌显得比较迷茫,相当大一部分人的诗歌情绪模糊,意象晦涩,语言混乱,属于典型的假前卫,白仕云的诗歌尽管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但与那些假前卫相比,他节制得多,他的诗歌不以追求离奇新鲜为目的,而注重从人的主观感受出发……这些我们能从他诗歌里面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在普遍追求前卫的诗坛,白仕云这位90后显得与众不同,有着自己对诗歌的主观认知,这一点特别可贵。下面笔者粗略的谈一下对白仕云诗歌的一些感受,并不全面,但是真言。

乡村生活是白仕云诗歌写作的一个大题材,白仕云是农民的孩子,自小在农村长大,对农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他都了如指掌。作为大学生,从某个角度来讲,他已经走出了农村,但他对乡村生活却有着与生俱来亲切感,并不像现代一些年轻人生怕在别人面前提起自己来自农村。不论走到那里,最初生活的那片土壤才是一个人真正的根基,放弃根基就是在戏谑自己的人生。“日子在岁月中流走 快农忙了/回家吧 我们一起/于是 我又是队伍中的一粒/回到萧条的农村回到高寒的山村”(《我不是侯鸟》),尽管自己的故乡萧条、高寒,但“我”仍旧要回到自己的故乡,“我” 与故乡永远心相连,这份对故园的不离不弃之深情厚义,让人动容。“雨落了 落在我的双眸/我轻轻柔碎眼中的岁月/你不见了/我张望在小巷/你曾经挑水的地方/那条已经年迈的小巷”(《家乡的小巷》),时代在变化,一切都在变化,有些变化可能我们充满敬意,有些变化却带给我们无尽的失落与惆怅,白仕云的感受也正是我们每个人的感受,而这种失落与惆怅如何才能化解呢?这是留在每个人心中的疑问,也许一生都化解不了,这种刻骨的痛将伴随我们一辈子……“父亲,不哭/只要你在,就算你在床上躺着/我们的阵地就在/我的世界不丢!”(《父亲》),“长大了/母亲陪着我挑水/阳光下影子一样大小/那是孝顺//成人了/牵着母亲的手挑水/阳光下的影子一大一小/那是满足”(《 换班》),父母之恩,天高地厚,永生难忘,白仕云对父母的那份爱已经深入骨髓,诗贵情真,阅后热泪盈腔。白仕云的乡土诗歌大部分欢喜与悲伤同在,光明与阴暗同存,下笔有力,情感深厚,挖掘出了人生本真的内涵,作为涉世不深的90后,这显得很不容易。

白仕云的很多诗歌读后有一种凄美之感,使人着迷。凄美顾名思义凄凉而美丽,“凄美”作为美学概念,指人们对哀婉、忧郁、清朗而怅惘的景致或人物气质或乐曲旋律的一种审美,带有浓重的心境色彩。 “天凉了,萧雨落尽/繁花满地/只有残垣上的钗头凤/见证了他们的爱经历了沧桑历变”(《千年幽怨》),“我站在长满枯草的残垣旁/在风中萧瑟的回望/凝望你眼中的一线留念/但捕捉到的只有潜逃的记忆/松开你的双手/樱花落了一地/在你眼泪滑落的瞬间/我已离你几个世纪”(《离你几个世纪》),“风景错过/而我——/成了别人的风景/也就错过/如若只是错过//人生错过太多/是错过/却是过错”(《错过成了过错》), “一公分的距离/已是天涯……”(《一公分的距离,已是天涯》)。这些诗歌,意象的选择、语言的运用、意境的营造作者都下了不少功夫,相当凄美。他在文字里不断的变幻着时空,让读者往返在古典与现实之间,穿梭在理性与感性之中……这种感觉,确实美得令人心动、心痛、心碎。我们相信但凡能感受凄美的人也是一个能理解美的人,懂得真善美的人,白仕云就是这样的诗人。

作为90后的校园诗歌推手,白仕云对诗歌的态度比较虔诚,写作也非常积极,博客内容更新得比一般人快,我们虽然平常较少联系,但他投给长江诗歌报社圈子的稿件我经常会去过目,通过对他的诗歌的阅读,我发现他的诗歌每年都会有一些新变化,对于他求知好学的态度我充满敬意,他锐意进取,执着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诗路的写作意识,也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青花烟雨/打落了一颗心的唯一,迫不及待/空房楼阁/装下了多少愁苦泪海/在感情的世界里/究竟瘦了多少人的久久等待”(《 青花烟雨,瘦了谁的等待》),必须指出的是,白仕云的诗歌里面,有句无篇的现象还比较常见,他接下来的写作过程中,要加大力度扭转这一状况,比如上面列举的这首《 青花烟雨,瘦了谁的等待》虽然有不少语言叫人拍手称赞,但从整体语感上来看就觉得有些欠缺。现代诗歌远不如古体诗歌那般精练,好多诗歌还存在散乱之嫌,年轻一代的诗人很大一部分都是在凭才气写诗,90后更甚,他们往往想到个好句子记下来,然后再凑些句子上去,一首诗歌就算完了,这样是极其不协调的,一首诗歌必须要从整体上来打造,光凭某些句子是无法获得大众认可的。作者身处校园,写作氛围良好,再加风华正茂,激情四射,我完全相信明年我们又将看到一个全新的白仕云,并真诚期盼以后有人整理90后诗歌干将时,有他留下的重要一笔,这一切皆有可能的,先送上深深的祝福。

 

 

(作者系重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浙江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中国青年诗人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长江诗歌》主编)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