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诗歌殉道者的精神向度  

2012-11-18 11:44:43|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诗歌殉道者的精神向度

——浅读高云长诗《寻找》

张乾东

 

中国诗坛写长诗的人很多,但真正给人留下印象的却很少,新诗至今已经百年历史了,有几首长诗被人们记住?这样讲并不是指长诗就没有好诗,比如毛依的《转经轮》、肖长春的《跋涉》都是很有价值的诗歌,可以归类为精品。特别是毛依的《转经轮》一经发表,好评如潮,刊发的报刊杂志一时洛阳纸贵,感染了千千万万的读者,被人们誉为“当今梁祝”。长诗之所以不被常人所关注,或许正在于它的长,叫人们关注长的诗人家宁愿去看小说了,因而很容易忽略掉一些长诗的精品。毛依的《转经轮》掀起的热潮可谓空前绝后,各式各样的改编,主题公园的建造都是最好的说明。在人们对《转经轮》一诗啧啧称奇的时候,我不得不遗憾的说,诗人们忽略了一位一直在诗坛默默耕耘从不张扬的真正具有血性与个性的诗人的长诗,那就是贵州清镇诗人高云的作品《寻找》。

已有几位诗家对长诗《寻找》作过细致的评价,他们的看法见仁见智,处处闪烁着灵智的慧眼,我作为一位后来者再次走进长诗,难免会有不小的压力存于内心。事实上好些年前在读过《寻找》一诗后,我便被深深的感动,并认定为国内较为难得的长诗精品。当时有写评的冲动,之所以迟迟未动笔,主要是因为自己写评论底子浅,怕抵达不了作者创作的真实意图。近些年随着大多数作者进行了网络创作,倡导我手写我心的理念,大家都喜欢针对自己喜欢的作品随心所欲的发表一些看法,看着网络上各式各样成文不成文的评论,对于写评的那种拘谨心态我有所放开。我领悟到:写得好与不好不是最关键的,关键是要用一颗真心去对待别人的作品……再说我与高云先生神交已经10多年,我本身就该为他的作品表达一些自己的看法了。

 

打造思想的高度

 

无论什么文体,都必须要言之有物,否则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我们关注某件作品,最终衡量作品高下的标准主要还是来自于作者有创意的思想。“如果不是良知的压抑/我不会抒写”, 高云先生在诗的开篇便引入这样一个沉重的话题,这充分体现着他的思想追求,事实上他所有的作品(包括散文、评论等)都有着很明显的独立的思想追求。哲人笛卡尔的名言“我思故我在”, 用到高云先生身上,是再合适不过。每个人读完长诗《寻找》过后都会发现它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很有思想深度和创见,并充满着对当今社会深切的人文关怀。整首诗按迹循踪,杜绝天马行空,读者阅读起来,真实而流畅,有着很强的感染力度,也正是其思想的高度和力量,使他的这首作品必然会闪耀在中国诗歌的星空,放射耀眼的光芒,经受历史的考验。

“唯有歌者与颂者/才是上帝与世界的宠儿/而寻找者/他们不会以讴歌代替寻找/更不会以礼赞代替求索”,作者矢志不移的追求光明、良知、自由、崇高、真理、和谐、纯真、希望、高洁……深恶痛绝的鞭打卑鄙、诽谤、谵语、邪恶、嘲讽、绝望、黑暗、死亡、陷阱……这是何其博大的一种思想境界啊!高云先生就是这样一位立足土壤,却全身长满石头的诗人;是一位超常冷静,却浑身热血沸腾的诗人;是一位满怀痛苦,却始终坚定执着的诗人。“终于他们请来了名将/并在一片喝彩中向我射来一束响箭/但仍然没有射中/因为我早已学到了噬箭法”,从他的诗歌里面,我读出了骨头;从他的诗歌里面,我读出了鲜血;从他的诗歌里面,我读透了灵魂。一泄千里的语言气势,豪情万丈的诗歌气概,万马奔腾的活跃思想,有着殉道者的精神,即使人生充满悲观,但作者乐观向上;即使人生充满不平,但作者并不厌世;即使人生低沉无语,但作者仍要放声高歌……丰富的生活积累,构成了现实主义的思想脊梁,并起到催人奋进的作用,爆发着巨大能量。

 

打造精神的高度

 

自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物质生活有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跨越新世纪后,大部分国人步入小康生活,很多前人停留在脑际的想法都在我们身上变成现实,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物质的充裕却让不少人精神彻底空虚,从而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南京的彭宇事件、西安的药家鑫事件、广东的小悦悦事件等等,都是精神失语年代的产物。因此我们可以说,物质维持了我们的生存,但精神才是生命真正的能量。双脚不能达到的地方,眼睛可以达到;眼睛不能达到的地方,精神可以达到。人生最大的愉悦来自对精神追求的一种高度,对于诗人来说,精神的最高境界无疑是能用一首诗歌从全方位将自己的理想诠释得淋漓尽致,在我看来高云先生的《寻找》就是这样的一首诗。“到处留下了我带着泥巴的不安分的脚印”,高云先生不事张扬,大部分时间恬静的生活在寂寞的民间,写作没有任何功利心,从来不把政治使命和经济要求放在诗歌之上,也不给自己任何压力,更不受众多哗众取宠的现实主义流派的牵绊,这使得他的诗歌读来情感自然、稳定且连贯。

 “我知道我的罪恶/我宣布我愿意被钉在十字架上/充当冷眼者与讨伐者习武的靶子”, 这是一种充满活力、充满正义、充满责任感和使命感带有隐隐作痛的百感交集的复杂声音,作者以实托虚,有理有据,并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气魄向天高呼,以挽救这个时代的颓废,如果不是精神高昂,人生何来如此胆魄? 我相信倔强的野果核还会胀破寒冷的冰窖/而带给大地以春花、以春草、以春树、以春实”,简短的几句话让我们从中获得一种在艰难的岁月面前向上的精神动力,领悟到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放弃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憧憬,作者同时也在告诉我们每个人都要如野果的核一样胀破寒冷的冰窖,以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给大地以绿色,这样方能彻底让身心和思想得到放松和解脱……这就是我们真实的人生,这就是高云先生倾力打造的大智大慧、大道大德、至诚至真、至善至美的精神最高境界,让我们从深层次体验到精神的愉悦,并找到一种超然物外的精神向度。

 

打造文本的高度

 

虽然我们在阅读的时候最看重的是作品的思想力度和作者的一些正面追求,但这一系列的成功主要还是依赖于对诗歌文本的打造,这是诗歌成功的硬件条件,文本的打造不成功,同样意味着整首诗歌的失败。笔者与高云先生神交多年,对先生绝大多数诗作都有过阅读,深知他是一位治学严谨的诗人,多年来不断追求精神和思想高度的同时,也十分注重诗歌文本的打造。《寻找》这首长诗,便是他诗歌文本打造的最高结晶(至少在现阶段来看是这样的)。

时下诗坛对文字的运用走入了一条死胡同,大家都在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只整得读者云里雾里,分不清东南西北,这样的诗歌爬满了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诗刊杂志。高云先生与此保持着切割,“我决定穿越阴冷的眼光/穿越笼罩在路上的诽谤”, 语言朴实而带有先锋性,这是绝对十足的诗歌语言,干净洗练,没有废话空言,情和景恰当,其“内在韵”和“内在美”和谐统一,谁都读得懂,看得明,且印象深刻,这或许才是语言运用的最高境界。

意象是诗歌的生命体,在意象的选取上作者颇费心机,且来得自然,每一次诗情的提升都由意象来推动。“早晨临我生命之山/照样会有一番绚丽的日出/夜晚临我灵魂之海/照样会有一派圆月的光明/我愿憎我者健康与幸福/在世上常常指点我的脚印”,由此可见作者平是对生活观察相当细致,积累得也特别深,《寻找》这首诗中意象不是一种仅仅只能体现个人情绪的思维在发散,而是要体现整个人类共通的情感。

诗歌的创作不论是古诗还是新诗,意境都是相当重要的,作为长诗,意境更是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意境就如一幅幅打开的画面,由远及近,或由近及远,时而有形,时而无形,或让我们陶醉在一种画面里,或让我们沉浸于一种感悟里。毫无疑问,《寻找》里有形和无形的意境比比皆是,意境的营造也是相当成功的,让读者深入其中不能自拔。

《寻找》的创作过程中,作者有机的运用了诗歌创作的各式各样的技巧,如清新灵动法、拟人法、素描法、排比法、隐喻法、通感法、返璞归真法等等。“有时不得不在动物的眼里寻找和善的眼光/我真喜欢小动物美丽的眸子/眸子眼里有许多的早晨的露珠/我发现爱的使者常在那里居住/人的悲伤有时也是容易治疗的”,各类诗写技巧自然交织、关联,使得语言跳跃、颇有张力,让读者有较大的思想空间去发挥,有很强的感染力。

从节奏上来看,作者把握得也很巧妙,大量采用复沓和铺排的修辞手段,且反复使用,形式美、音乐美、建筑美一应俱全,有着很强的节奏感,整首诗读下来大气,奔放,内敛,开阔,一种排山倒海之气势汹涌而来,一种宗教般的神奇力量,颠覆着我们的内心。总之,从多方位、多角度来看,《寻找》都进入一种文本的高度。

 

这个时代诗歌与诗意正在与大部分人悄然作别,诗人被迫站到了黑夜的顶端,任澎湃的诗意与流星一起陨落, “我会登高望远/但此时在这危险的山脊上/我只能埋头前行/唯有埋头前行/我才具有意义/我才有崇高的完成”,高云先生没有失望,他用无数个星夜,花费无数滴冷静的热血凝聚成的《寻找》,有力的祛除了诗歌发展过程中的浮躁、粗俗、浅白、晦涩等弊病,达到一种诗意的高度,为他自己开辟出一条理想的诗歌大道,也为中国新诗注入一剂新鲜的血液,还原了诗歌本来的美丽面目,使我们找回对新诗的信任与自豪。“在寻找的路上/处处有我刻骨铭心的牵挂/处处有我身强力壮的爬涉的记录”在这个世风日下、尔虞我诈、道德沦丧的社会,高云先生炼狱般的寻找,绝非他自己一个人的寻找,而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寻找,他以大无畏不怕牺牲的精神走在我们前面了……著名作家陈忠实这样评价路遥:“路遥一生只要一部《人生》就已经足够了。”我也想这样对高云先生说:“一首《寻找》,对你来说就已经足够。”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