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云卷云舒总是情  

2011-03-31 19:52:37|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卷云舒总是情

  ——读杨琇评的诗

张乾东

我自认为“云卷云舒总是情”是个很婉约也很美的标题,这源于杨琇评那些婉约灵秀的诗词给我的启迪,杨琇评的诗词以情动人,美感无处不在,在网络上已有不少忠实的粉丝。我和杨琇评是通过网易博客相识的,初次读到她的作品,可以用“大开眼界”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在我有限的阅读里,她的诗词深深的打动了我,这个乱七八糟的新诗大行其道的年代,像她这样沉寂下来攻词的人并不多,能攻出一定水平的就更少了。杨琇评的词锤字炼句,把如画的意境、精炼的语言等诗词因素紧密结合起来,既表情达意,又悦耳动听,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也有很强的感染力,直捣人的心肺。我国诗词浩若烟海,群芳竞艳、多彩多姿,杨琇评的诗词能深受广大读者喜爱,很不容易。

别样优美的婉约境界

在中国的古代,诗家们喜欢把诗词分为“婉约派”与“豪放派”,这些划分虽然在今天看来并不是很科学,但毕竟这种思维到现在还在引领着中国人的审美观,所以它仍然有它存在的价值,我本人也喜欢用这种方式来划分作品,由于这种思维定势我将杨琇评的作品划为婉约诗词,尽管杨琇评也写了些豪放的诗词,但那不是她写作的主流。

   “银白雨丝斜淡烟, 拢帘半掩透纱宣, 疑天接地雾仙牵。 转瞬春光新似绣, 风轻花拽绿茵翩, 心娴如水意绵绵。” (《浣溪沙?春雨春光》)

“碧苔玉露,有风荷轻拽,柳丝穿雾。黛色远山,应晓天涯遇君路。燕去留声婉转,天色暮、扁舟归渡。最爱处、烛影摇红,恒意尽相诉。”(《暗香?碧苔玉露》)

“来兮,逸风袅袅,隐衷欲诉,粉淡眉飞。缬晕明霞,雅安酬志弄珠玑。爱惜芳心轻莫吐。笑嫣然,除尽凄迷。雨花辞,红灯夜语,换紫云霓。”(《玉蝴蝶?海棠》)

感游丝纷纷,嫁予春风,作尘从善入流。华而不媚,魂觅神依,韵醉方休。千年素影,有谁知?香痕花酬。向斜阳问暖,思绪绵绵,心系神州。”(《长相思慢?柳絮》)

我们知道婉约诗词修辞委婉、表情柔腻,在取材方面,多写儿女情长,离愁别绪,在表现方法上多用含蓄蕴藉方法将情绪予以表达,因此让一些人觉得婉约诗词有些小家子气;但从以上这些诗词片断来看,杨琇评已经超出了婉约词的某些格调,她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风格,不局限于那些儿女情长、离愁别绪,她的词整体上给人以温润秀洁的感觉,其主题立意积极向上,言情闲雅但不轻薄,能写出如此的别样优美的婉约境界,看过之后谁不为之陶醉?

与众不同的豪放性情

俗话说“巾帼不让须眉”,自古以来不乏这样的例子,那些平时温温弱弱的女子,她们也有着远大报复。一代词宗李清照以婉约词而著名于世,同时她的“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惊人之句不知震撼了多少中国人的心,为沉静的女性文学注入了强大的动力。杨琇评不光写婉约词,她有少数豪放诗词也写得很是大气磅礴,一泻千里,让人对这位弱小的女子刮目相看。

“思神行万里,千年周易,劲疾任鬃扬。奋蹄过峭壁,破雾腾云,踏浪跃苍江。嘶云长啸,甩利锁,羁弃声昂。关内月,醉寒塞外,热血铸疆场。  银装,逍遥寰宇,践碎冰霜,艺高任吾狂。心绝尘,旌旗轻树,谈笑文章。香车宝马遥相望,可记得,勇冠他乡。感叹久,谁人共我翱翔?”(《渡江云?咏天马》)

 “蜀道虽难,精励志,宏图渐展。松涛吼,荒凉沙漠,文馨弥漫。千古兴亡功与过,万年邦定真和善。莫辜负、知识美初衷,凝经典。”(《满江红?天开总是流云卷》)

 “蔚蓝金玉带,微醉斜阳,墨染苍龙化仙骥。滚滚傲天涯,涤荡乾坤,惊客旅,江山万里。及时雨潇潇又漓漓,总是忘情歌,女神豪气。”(《洞仙歌?云》)

以上所挑选的这些词,语言变化自如、多姿多彩;且视野广阔,气象恢弘,想象力比较丰富,作品中也表现出充沛的激情,底气十足,充分展示了作者非凡的创作实力,我们应该给她更多的掌声,以期走得更高更远。

深刻灵动的艺术语言

著名诗人韩东说过一句话叫“诗到语言为止”, 意思大概就是“写诗就是玩弄文字”,他这句话说得或许很轻松,但对中国当今诗坛的年轻人影响之深,可能是韩东当时也没有想到过的。自新诗诞生以来,就一直在争论诗歌要如何来表现,甚至对到底什么样的东西才叫诗,也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所以当今诗坛杂乱不堪,只要分行的长长短短的东西,人们似乎都将其称之为诗了。当下的许多长短句,你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东西,也被许多人所喜爱,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他们完全抛弃了中国人几千年的文化沉淀,什么叫继承发扬,什么叫推陈出新?当下的那些诗人们有几人真正有勇气来回答这个问题?这种现象肯定不是正常的,在这篇短小的评论里面我不想过多的来寻找理论方面的支持,我相信历史的潮流不可能让这种作品汇入文学的海洋。

 “明月时时有,朗照万江流。 载来远古呼唤,流尽世间愁。 无语登高远眺,遥问天涯倦客,何处泊归舟?千里婵娟久,耐冷素娥修。 赋圆缺、话得失、念无休。合光一夕,千载幽怨理应收。 唯愿合家幸福,无虑无忧百岁,无事挂心头。虔敬穹庐拜,遂我意绸缪。 ”(《水调歌头?中秋寄语

“霜风染叶,片片红衣落。天暮降轻寒,树依依、斜辉绰约。幽悠紫竹,玉指金针长,描绣阁,飞双鹤,不觉黄昏薄。游丝绕乐,静伫心相酌。慢细吐秋情,聚纤纤、天涯怎缚?深浓浅度,沉醉色清芬,鸳鸯魄,情谁若。云彩轻相错。” (《蓦山溪?秋绣》)

从上面这些句子,我们不难发现杨琇评比较讲究用词造句,追求文法、语境上的意象、思想。杨琇评的诗歌语言平易近人,言之有物,充满张力,浅显中流露出深刻,读后让人倍感亲切,这才是真正的语言艺术,也只有这样的语言才能被大众所接受。当然我不是在这里否认韩东对中国诗歌发展所起的推动作用。但是从诗经到现代新诗的发展脉络来看,他的这两句话是经不起推敲的。诗不可能是到语言为止,从杨琇评的作品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诗歌的意象、意境等标志性的构架,以及诗歌的内涵,永远闪耀着它的魅力,也永远有它存在的意义。

就在这篇小文即将完成之际,诗人杨琇评传来好消息,她的作品经湖北作家文献中心编委会严格筛选,已纳入《五个人的天堂》系列之“火星卷”(即诗歌卷),由中国文化出版社正式出版并且是公费出版,实在可喜可贺,从而也证明杨琇评的作品得到权威的认可。为杨琇评的作品写评论的人很多,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作家诗人和诗评家,我仔细的阅读过几位方家的评读文章,大家见仁见智的说法我非常赞同。把许多我想说的东西似乎都说了,因此无形当中对我写这篇小评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一来我非名家,再者我也非专业的诗评家,好在网络上有句话叫“我手写我心”,这样说来我倒坦然了,水平如何是另外一回事,至少我以上写的都是一些我发自心灵深处的话,也是我本人对杨琇评作品的真实看法,文学的真谛,也许就在于真实吧!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