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黄土高坡吹来的清晰之风  

2011-12-09 22:54:40|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土高坡吹来的清晰之风

——读李炳智的诗

张乾东

延安是中国革命圣地,中国共产党成就大业的地方,在每一名中国人心目中都显得神圣而庄严,提起延安谁不是肃然起敬?延安作为一个名词已经深深的刻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并伴随我们一生。二十年前一首《黄土高坡》唱响大江南北,其表现出来的纯朴厚重的民风,洒脱不羁的个性,豪迈舒畅的旋律感染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这首歌也让更多的人加深了对黄土高坡的印象和向往。我是抱着一种好奇之心进入延安诗人李炳智的诗歌的,李炳智,网名大漠侠客,这与他住的黄土高坡身份有点相配,至少大气豪迈这一点黄土高坡和大漠是相同的。读了他的诗歌,虽然与想象中的风格有些差距,但也让我从中找到了一些对诗歌的共同认知感,捕捉到了一些精神上的愉悦。

注重诗的形式美

古代诗歌非常注重形式美,常见的绝句为七字四行或五字四行,律诗为七字八行或五字八行,当然也有四字一行或者其它形式的,但相对较少,不是古诗的主体。古诗从形式上来看排列整齐,方正美观,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在显得大气的同时又透射出一种小家碧玉般楚楚动人之感。几千年以来深受中国各阶层人士的喜爱,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五四运动以来,新诗的引进虽然给中国的诗坛注入一股新鲜的血液,但其成熟度还远远不够,经过100来年的发展,新诗仍然稚嫩无比,许多大家都谈及过这个问题,这里不再讨论。说来可笑,新诗到现在为止连基本的形式都还没有,现在大家的概念是分行就是诗,只整得新诗跟散文没有什么差别,也因此让当代人们把诗歌当成一个笑柄时不时拿诗人们开刷,诗人们都成了“湿人”。

新诗发展百年,相较几千年的古诗,时间实在太短,但给人的新鲜感却早已消失殆尽,读者们对诗歌越来越避而远之。追其缘由,笔者认为还是太多的诗人完全抛弃国学,而任由西洋文化摆布所造成。其实外国诗歌也有着他们一些诗写的约束,不像我们新诗这么散乱。我们知道,古诗写作的基本规律是“起承转合”,读遍所有古诗概莫能外。新诗如果将这个规律套入,或许对诗歌的发展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李炳智的诗歌基本在“起承转合”这个规律里面循环,读罢他的所有诗歌,全部四句组成一小节,很是整齐美观。笔者虽然并没有和李炳智有太多的交往,但相信这是他有意为之的一种诗写方式,显得很有个性色彩。这与古诗的“起承转合”有一定的吻合性,是一条不错的新诗写作尝试路子。从而也看得出来李炳智对新诗的写作有着自己的独特认知,通过古今诗歌对比来看,我们认为李炳智的尝试是有益的。

讲究诗的韵律美

通过对李炳智诗歌系统的阅读,特别吸引人眼球的还数他对诗歌韵律的把握。自古以来中国诗歌都讲究韵律,自古有“无韵不成诗”之说。即便是在当代,很大一部分诗人(主要是指中华诗词学会和中华新韵学会的诗人们,当然还包括所有用韵来写诗的人)仍旧在讲“无韵不成诗”。但新诗作者们对此充耳不闻,诗坛变成各行其事的混乱场所。几千年来已经约定俗成的诗写方式到当代反而变成不知道诗歌到底要如何表现的状况了,真让人有些心寒。

 “叹人生苦短/看不到海水枯/感爱海无边/碧树凋零心无秋……今日重走滨海路/依然牵君手/观潮起潮落/共一叶小舟”(《牵手滨海路》)

“羽翼/掀起玫瑰色的畅想/媚丽/赐予世界永不熄灭的朝阳”(《我的火烈鸟》)

“汹涌澎湃的海浪/你就是我痴情的媚娘/我会以坚强的臂膀 /永远把你揽在我宽阔的胸膛”(《海之恋》)

李炳智的诗歌,尽管在句式上长短不一,但绝大多数都韵律节奏感强,读起来朗朗上口,悦耳动听。他的诗歌又不纯粹为了韵而韵,这就使得他的诗歌活泼无比,从而更利于新诗写作的灵活表现,产生更多诗歌的精灵。笔者是新诗追随者,写的诗歌绝大部分不押韵,但通过这些年编辑报纸对诸多诗人们诗歌的大量阅读,发现了新诗的不少问题,喃喃自语、意象苍白、晦涩难懂……大大败坏了我的审美观,造成审美的疲劳。现在我越来越支持将新诗与韵律结合,或许会走出一条属于新诗的康庄大道。李炳智的路子在笔者看来是对的,必须按照自己对新诗的理解坚定走好自己的路,定会有丰收的一天。

诗情天成潇洒劲

诗人与读者互不相识,但一首好的诗歌却可以使他们成为知音,这个知音的原始纽带就是诗歌的情感。 “诗贵情真”,一首好的诗歌必然要有真情实感的注入,没有情感色彩的诗歌,就没有生命力。

“回首那大漠苍茫/千仞青山/谁能遏住/我对碧海蓝天的向往”(《海之恋》)

“冲天的怒吼/申述着峰回路转的怨幽/跃下石崖/只为寻找彩虹的锦绣”(《咆哮吧,黄河》)

“斗酒诗舟/浪漫出千古风流/草堂简陋/呼唤着广夏千秋//豪放与婉约/共鸣巴山夜雨的秋愁/两岸猿声/啼不住三江两河的泥流”(《成都》)

李炳智的诗,不论什么样题材什么样风格的诗歌,情感都非常真诚,读过之后很容易被感染。像《成都》这种多少带有点政治色彩的诗歌也能在他的诗写下变得如此感人,委实不易。读他的诗歌,你找不到那些故意为之的句子,全部都是自然情感的流露。在他这些真情实感的诗歌里,我们还发现透射着一股洒脱的气质,这与他身为陕北人的身份相符,算是一个地域对一个人的影响吧。我们上面列举到的这些段子,就是例证。作为一名诗人要有洒脱的气质,这样有利于思想境界的拓展,从而提高诗歌的含金量。

通过交流了解到,李炳智是一位退耕还林的官员,这些年为延安的绿化付出了太多太多的精力。笔者曾经到过延安,那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的延安一到冬天一片荒凉,黄沙漫天,出门在外回来,身上就是一身的沙子,奇痒无比。李炳智告诉笔者,在国家退耕还林的大好政策下,延安也乘上了这班荡漾着春风的列车,通过多年的建设,现在延安早已变成碧水青山了。我终于明白李炳智的诗歌里面为何缺少那些大气苍凉的感觉了,原来风沙漫天的延安早已被他带领的延安人绿化成江南水乡般的小家碧玉了,时时吹拂着水乡的清晰之风……多年来一直想再次回到延安,读了李炳智的诗歌之后,我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作者系重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浙江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中国青年诗人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长江诗歌》主编)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