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低处的呻吟  

2011-11-13 17:07:40|  分类: 我的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低处的呻吟

  张乾东

 

寒风中的民工

那几个在寒风中

用裂口的血手搬砖的民工

不在意我眼神中的怜悯

他们似乎也不在意工地标牌上

“添砖加瓦”这几个字

对于整个社会的意义

 

他们对我的沉思

投来鄙视的眼神

和“操他妈的牛逼什么”的讥讽

然后拼命向高处投掷

冰冷的——砖块

 

太阳下山好久

他们回工棚脱掉黑漆漆的裤子

任寒风掠过湿透的三角内裤

 

7点半左右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高呼着为社会添砖加瓦的口号

嘻嘻哈哈进入“桃花源夜森林”

一场雪的深度

夜已经很深

烦燥的现代化  依旧

撕裂夜空的沉静

一场纷扬的白雪

没有洗清铜陵西路

干燥脏乱的路面

我在人行道上

打了个喷嚏

过街的乞丐投来怨恨的目光

 

我想他是误会我了

在难得的白雪飘零的夜晚

我们在做的虽不是同一件事

走的却是同一条路

迈出的也是同样的脚步

 

他蹒跚着远去

多么大众化的背影

在白雪的映照下

更加清晰

他——

明显低估了自己

冬至

零下五度冻僵了枯燥的夜晚

一个一身破烂的乞丐

在城市的立交桥下

在昏暗的灯光下

瑟瑟发抖

 

我们隔着柏油马路遥遥相望

他可怜巴巴的眼神

像一面魔镜笼罩着我的灵魂

 

而我知道

还在郊外风雪深处的出租屋

同样也在瑟瑟发抖

但是我没有怨言

 

冬至了,寒冷一天比一天残酷

对于老乞丐我只有以沉默应对

但是我肯定会以最慢的速度离开

这座没有穿外衣的立交桥

近视

隔老远  我看见

垃圾场上有一只狗在刨东西

我冲它汪汪学狗叫

它以我不屑一顾

 

离它近点时才发现

这是一只很特别的狗

它身上居然套了一层破布当衣服

我想这一定是一只

被有钱主人惯坏又被遗弃的狗吧

否则刚才不会对我那个态度

 

我觉得很有趣

将一只没有啃完的鸡腿使劲扔到它身上

它却突然发出人一样的

“哎呀”惨叫声

 

我急步跑过去

即刻看到了一双

悲愤哀伤无助的眼神

 

原来  原来那是一个

如同落迫狗一样

匍在垃圾场上

刨东西的穷人

说书人

说书人到我们村是一个清晨

他在和谐的晨光里

与善良的老百姓们走到了一起

他那些讲不完的故事

没有一个是自己的故事

他那张变幻无常的面孔

没有一张是自己的面孔

 

他的故事却最招引人

从清早到晚上台下都

坐满了伸长脖颈的老百姓

他们不明白与说书人到底

有怎样的关系

但他们相信说书人沧桑的声音

就是他们自己的声音

 

说书人在讲完《人间正道》之后

便再也不能说书了

他归宿在我们村的说书台上

那是一个静谧的黄昏

斜阳和谐而温情

抚摸着水泄不通的老百姓们

伤心欲绝的痛哭声

在永康的某个黄昏

在永康的某个黄昏

诗歌陪着落叶在地面飞舞

靓丽少女牵着城市的手臂向天空走去

郊外经济开发区机器声隆隆

世达公司效劳的张乾东在构思一首

打喷嚔的诗歌

 

他看到城市正在离开地面

这在乡村的经济开发区也在机器声中上升

他想到了落日与朝阳……

 

在永康的这个黄昏

大地上一切似乎都已经起飞

只剩下他形单影只

和一块死去的麦地相依为命

 

他也觉得这是一种不存在的事实

但是在永康的这个黄昏

他要么相信自己能与死去的

麦地相依为命

要么相信自己不存在

代价

我觉得前些年

我总是在低着头走路

而这些年

我终于抬起了头

 

可当我抬头

仰望蓝天的时候

却发觉我更怀念

我低头注视大地的时候

旧货市场

旧货市场是我经常光临的地方

简陋狭窄的入口处

走动拥挤的人群

并不亚于临近新时代广场

对人流的召唤

 

它默默无语的坐在城市中央

并不厌倦于周围繁杂的人群

我小心翼翼的经过

不想惊动那些布满尘埃的事物

让心情像历史永远保持平静

 

我乐此不疲的两手空空来往于此

是相信会有这样一天

另一个有备而来的我

提着多年前的某些记忆

在这布满尘埃的事物表面

交出一个纯真的我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