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大漠深处的绿(原创:张乾东)  

2010-10-30 12:11:17|  分类: 大家来说张乾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漠深处的绿

         ——读李庆华的诗歌

张乾东

每每自己写出一些比较好的诗歌,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同样每每读到诗友们好的诗歌,心里的愉悦不亚于自己创作出好的作品来。编辑《长江诗歌》8年来,我读了不下于10万篇的稿件,尤其是前几年流行博客以及博客圈子后,我们读到的稿件更多,接触的面也越来越广,好的稿件更是源源不断的涌入眼前。编审稿件虽然是件十分辛苦的事情,但读到好的作品,那种累也就一冲而散了。我一直在坚持将《长江诗歌》往下办,一来是因为自己对诗歌确实太痴迷,再者有那么多诗友关注支持,还因为我喜欢编辑稿件时读到优秀作品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李庆华是我刚接触不久的一位诗友,偶然读到他的诗歌,使我眼前一亮,诗歌的语言、诗歌的形式、诗歌的意境、哲理的提升、题材的选择、主题的挖掘等等都有一定的特色,读后新鲜感十足,让人回味无穷,也给我近期因节气变化而近乎有些枯燥的内心吹来一阵清风,惬意无比。

李庆华,19705月生于甘肃,笔名桃李成蹊、一成,喜爱古典文学艺术。甘肃矿区文学协会会员,嘉峪关市作协会员。诗歌《你的手》、《走进焉支山》收入由中国作家协会出版的诗集《行走的月光》。文学作品及专业论文散见于国家级、省级、地区媒体,从事核工业,中共党员,现任中核四0四有限公司物资供应中心党群工作部政工师。李庆华工作的地方是一个在中国版图上找不到的地域——地窝铺,笔者看过他的一些照片,大漠黄沙、山高水长,苍凉粗旷……常人眼中典型的西部特色,西部本身就是一个盛产诗歌的地方,西部走出来的诗人在中国诗歌史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昌耀、李老乡、曲近、林染这些都是中国诗歌史上西部诗歌的代表人物。我也曾在西安读书几年,并且去过黄土高原延安,身临其境,看到那些苍凉的景观,就有一种写诗的冲动。李庆华虽然工作生活在偏远的甘肃,但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运,是西部铸就了他这些非常有特色的诗歌。

身居大漠,李庆华身上必然带有大漠的气质,西部诗歌宏大的境界,鲜明的特色,让多少诗人心驰神往,让我们先去感受他的大漠神奇吧。“曾经择水而居/生命才会如此激扬//岁月的呐喊/孤烟的召唤/来到了追思的西北/寂寞还原着寂寞/顽强挺立着顽强//酷日的烘烤/寒冰的扫荡/酿造了/生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的传奇”(《胡杨》),出手不凡,此诗写得大气恢弘,用词,意象的点缀,结构的安排,主题的升华一气呵成,近乎完美,是一首难得的诗歌佳作;“一根拐杖/敲打着远古征战的漠野/撞击着先祖拼搏的胸襟/一声千年的寻找/任凭风暴粗重的脚步/踏碎月下的梦魂//布满云翳的眼睛/看见远古神鹰/穿过不老的时空/和长着翅膀的少女/美丽忧伤的飞翔//丝绸之后/泽苇池莲的绿/早已流成了沙/漂泊的驼队/用驼峰把古道/碎成了云片雨丝//一幅若隐若现的画/古老新鲜/这是乌蓬小船的杰作/烟雨之外/祁连挂在天边”(《 烟雨焉支》),这首诗不仅写出了西部的粗旷,也把江南的柔情融入诗中,“远古”“漠野”“千年”“风暴”“月下”“神鹰”“少女”“云片雨丝”“丝绸”“池莲”“乌篷小船”“烟雨”“天边”这些粗旷与灵秀的意象交错,远古与现代的交织,让读者一会儿在大漠狂风中疾驰,一会儿又来到烟雨柳丝飞扬的江南,一会儿还在古代,一会儿又置身现代,读后回味无穷,对我平静的内心有不小的冲击。其它诸如《青海湖之旅》、《戈壁滩上的月亮》等诗作笔力雄厚,视野开阔,读后颇让人荡气回肠,让我们没有去过西部的人把西部的苍凉、豪迈、粗旷尽收眼底,真可谓“眼福不浅”。

品读了具有西部特色的大气诗歌后,我们再来读一读他柔情无限的诗作,柔情永远是人生命之中最温暖、最撩人的部分,它更接近生命的真谛,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坚守幸福的执着/母亲把贫穷的家门/站成了绮丽的图腾/而母亲的汗水/流成了一条坚韧的河流/托起儿女远航的行舟”《母亲》;“留不住太阳/我也不会走进黑夜/只是遥远的江南/一只杏花/成了千年的婉转凄凉”(《一个人的时候》),这些诗作抒发真情真意,表述人世间的纯美与诚挚,体现生活历程中的际遇和作者宝贵内心空间与岁月的变迁,且诗作笔触独到,富于激情,充分展示思想和情感的美好,结构合理,有层次的表现诗脉,意境营造得当,使人深受感染,达到与之共鸣的效果。

前卫占据中国诗歌主流的当下,李庆华身上也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前卫意识,前卫并非坏事,任何事物都应该推陈出新,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就没有生机,就没有发展,诗歌也是如此,但是这中间有个度的把握,否则就易走火入魔,李庆华是如何把握的呢?“自行车可以不用扛上去/但有些东西/却只能自己扛/比如职业和理想/上楼的时候/他们好重好重//五楼不是顶楼/一个人上去的时候/有时会跑过头/看见陌生的门紧闭/就像不能打开的思想/任由我的脚步返回” (《我家住在五楼》),他这种具有尝试性的前卫诗作读来感觉还不错,语言清晰明快,言之有物,有个性在里面,同当下那些晦涩的固式格律、不知所云的朦胧、散乱无涯的现代,后现代、以及那些先锋们的污言秽语……有着天壤之别,他立意高远,力求将现代人的浮躁、困惑以最简洁的文字表现出来,并给人以启迪,这实际上是对人性的一种拓展,让人领会到小诗不小的境界。前卫诗歌的写作方面,李庆华做的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他出语不凡,我们已经从他身上看到了真正的诗人应该具有的一种光芒。这类诗歌在《我想比五楼长高点》、《垃圾生长的速度》、《夜晚游离的理由》等作品中有很好的表现。

综合来看,李庆华的诗题材十分广泛,几乎什么东西都写,他所写的这些并不是直面某些事务、事件,而是从中提炼出的诗意,看后常令人耳目一新,他不少作品是对现实生活的感觉描写,充满哲理的思辨,能让人产生许多联想。他的诗在艺术上的长处,我以为重在自我感受,他不少优秀作品都是这样写成的,不注重生活本身形成,而着重创造一种艺术境界。其次在形象选择和运用上,都是以诗人个性的感受或理性的独特发现,使形象更具主观性,从而直接诉诸于读者的情绪或思想启迪。

我一直认为作为诗人或多或少还是该有些时代使命感的,在追求艺术美的同时,不要忘了作品也该有点与现实社会相平衡的东西。诗坛上一些很前卫的诗人已告诉我们,光在“黄河上撒泡尿”或去“给一只乌鸦命名”是行不通的,更多时候作品还是该适应普通人的口味。汪国真虽不前卫,但他的诗集一直是中国同类书中销量最大的,销售不计其数;于坚、西川等人够先进了,好象书店也难找到他们的诗集,更不会有人去盗版了。当然,写什么样的作品完全依据作者自身的主观意识,我们不能说什么。但千万不能陷入庸俗的自我神话,把自己带入知识的黑暗中去,永久沉浸于自己的诗歌幻境,不能自拔,这是很可悲的。我完全相信李庆华诗友能很好的把握好自己的写作方向,他的作品弘扬真善美,抵制假恶丑,在当下这个比较繁杂,鱼目混珠的诗歌时代,他不是一窝蜂的去跟风赶潮,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我说不出我心中的感激/那一览无余的绿/语言已不能表达//山是绿的/风是绿的/就连阳光也是绿的/这些执著抒情的姿势/持续多久已无关紧要/我真的心满意足啊//没有秘密/也无需隐藏什么悲伤/我多想是那只吃草的羔羊/在这个滋润激情的季节/顺着不羁的风儿奔跑/渴望与草原撞个滿怀(《焉支山里的绿》),焉支山里的这点绿啊,你这大漠深处的绿,你早已让我魂牵梦萦,朝思暮想……谢谢李庆华诗友带给我的这些难得的诗性的感动。

 

2010年10月30日于冷琴居草就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