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诗人春秋(原创:张乾东)18首 (不断更新中,欢迎指点)  

2010-08-05 17:27:12|  分类: 我的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本类作品共有79篇,因为有些作品还没有写成熟,故需要慢慢润色,陆续在报刊发表以后再放上来,谢谢大家的关注,也欢迎大家指点,不胜感激。

 

诗人春秋

  张乾东

 

 

陈子昂

站在绝世空旷的地方

让多少人仰望

让多少人神往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傲立的姿势 

苍劲有力  风骨峥嵘

撑起大唐

坚硬的脊梁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苍凉激越的调子

引领着诗歌的豪气干云

一路高唱凯歌

推动历史的巨轮

向大唐深处飞奔而去

 

只是啊,在那样空旷的地方

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孤独

陷得太深……太深……

司马相如

凤求凰的美好演绎

倾倒多少红男绿女

“才子佳人”由此

姗姗走上历史的舞台

而世风不可能为

这段旷世的美妙奇缘

买下所有的罚单

 

成都不好呆

就到临邛开个小酒肆

为爱情找点零花钱

也为大汉这个坚硬的王朝

勾上妩媚的一笔

让其显示出小家碧玉般

楚楚动人的一面

曹操

对酒当歌

人生几何

 

东临碣石

对着渺茫的沧海

看透了

秋风和日月

气势吞没星汉

把诗酒推送到

历史的顶端

 

失去的日子实在太多

青青子衿

悠悠多少人的心

高山不辞土石才见巍峨

大海不弃涓流才见壮阔

天下贤士尽归你

 

自古以来谁不怀念

北方那一块瘦小的碣石

居然承载了历史

所有的潇洒与豪迈

王之涣

从太原到绛州

衡水到文安

你还没有走多远的路

这时就已经发现

所有的路途不过

一层楼的距离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许多人也发现

那些走过千万里路的人

远不如你登一座楼的旅程

所以他们也开始选择

更上一层楼

 

在一次风寒过后

你把所有的志向

留在一个叫文安的小地方

随着黄河岸边那座鹳雀楼

安静的等待绵绵不绝

欲穷千里目的人

将你越登越高

张若虚

独处一座简陋的小楼

将思想深入春江的花月夜

就擦去六代浓脂艳粉的天空

让大唐江山

澄澈空明

清丽自然

 

海上明月共潮生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白云一片去悠悠

 

在大唐放飞梦想

一朵白云

一缕月光

你就能卧在历史的顶上

长睡不醒了

王维

在长安始终找不到自己

就到民间取杯暖酒来喝

醉也无妨

终南山的炊烟

在前面引路

你高一脚低一脚

走在盛唐的大地

随手一捞

就是一派

波光粼粼的月色

 

几千年来

还有人在品尝

大唐盛况边缘

那一粒粒鸟鸣

那一缕缕月光

那一阵阵花香

还有那绸子一样繁华的目光

李白

带着一轮明月上路

艰难的蜀道是

腾飞的翅膀

 

民间的酒香醇可口

酒里溢出的诗

从原野一直

醉到了皇宫

 

醉倒了一些狂风浪蝶

醉倒了一批穷苦百姓

醉倒在自己的想象里

醉倒在现实的残酷里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

而一生的大部分时光

你都在做着

自己不想做的事

 

抽刀断水水更流

千万条河流

容纳不下大鹏展翅的雄心

举杯消愁愁更愁

千万樽酒杯

倾吐不完你心头的疼痛

 

还是抱着那轮明月

归家吧  路不远

水中销魂一捞

故乡就来到了眼前

杜甫

背上一身的酸楚

还要带着

人民的疾苦上路

声音在荒野流传

敲得大唐的江山生痛

以国为家的人

在那个年代

哪里会有自己的家

连半间茅屋

也被秋风所破

 

秋风年年都无情的到来

将你的穷苦与疼痛

撕得如鸿毛满空飘扬

鸿毛是轻的  所以

国家的心并没有碎

碎的只是你的心

 

你倒是毫不吝啬的

轻松一挥大笔

把千万间敞亮的房子

送给那些天下的寒士

 

哪里知道

一直过了几千年

才有人还完了

你那些房子欠下的债

杜秋娘

虽出身微贱

却独禀江南天地之灵秀

出落得美慧无双

占尽了江南少女的秀媚

占尽了江南女子的文采

使得整个江南羽袂飘飘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一曲千古绝唱

惊醒多少富贵的目光

可惜他们没有真正

进入你思想的境界

于是你成为自己

诗下的一朵鲜花

任人来折

从民间一直折到宫庭

 

宫庭不是久留之地

还是回归江南吧

告别的那个渡口

还是以前的渡口

托着江南的烟雨

迷离梦幻的时光

 

江南依旧

却已人事全非

没有人知道那个

白发疯妇就是

名满天下的杜秋娘

只有泉下的崔真

才是你在江南的唯一寄托

眼前的白山黑水

已经离你很远很远了

李商隐

用诗香来熏陶政治

只是诗人一厢情愿的想法

笔锋总游走在

江山的脉络里

谁看到血液澎湃的激昂

陷入政治的夹缝中生存

受伤的最后只会是自己

 

用诗歌与江山谈恋爱

大唐的天空闻所未闻

飘摇的风雨中

夺目的光芒照亮多少

痴男怨女的情怀

晚唐的天空不产政治

盛产的爱情却足以照亮

整个历史悠远的意境

 

你一直站在红尘的边缘

爱在内心泣血的呼唤

爱也罢  恨也罢

终究在清贫中长恨远去

那些难懂的情啊

就是你内心苦痛的挣扎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

李煜

一晌贪欢

往事皆成空

举目望江南

千里江山寒色远

玉楼瑶殿影

空照秦淮畔

 

沃野千里的大宋王朝

无法容下你

一首词的广阔

豪迈的思乡之情

只有梦中剩下

江南一树树桃李花开

 

那一江春水

载着你万古的

寂寞与忧愁

滚滚东流

 

江中不沉的秋月

让多少人读出了

一生也无法

擦拭的泪光

相思在每个

枫叶红透的时候

柳永

一次一次跋涉

一次一次滑倒

功名场里找不到自己

就到“倚红偎翠”中

寻找寄托

忍把浮名

换了浅斟低唱

 

一袭青纱

游走于烟花柳巷

那不是你自己

其实也就是你自己

凡有井水饮处

都在吟唱你的词

把大宋打扮得花枝招展

 

只是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咽

你的孤独与惆怅

穿透了大宋的民间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在一个天空飘动花雨的清晨

你终于安静的走了

湿了无数青楼女子的脸庞

东京满城青楼女子都来了

半城缟素  一片哀声

那个叫谢玉英的女子

两月之后  也紧随你而去

你是不孤独的

 

谁说天下无人爱才

只是

可笑纷纷缙绅辈

怜才不及众红裙

王安石

春风又绿江南岸

明月何时照我还

作为一个诗人

这时候你就应该

选择回到

在江南的故乡

 

意气风华

使你一路朝前

徘徊不前的大宋王朝

你用诗人的一厢情愿

将江山诗化

并以诗的方式

推动政治的巨轮

这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古往今来没有人

敢如此冒险

 

所以你最终将自己

推到了悬崖绝壁

寒冷在你的骨头里打洞

这时候你又想到

南方温暖的江南

江南依然是绿的

明月没有忘记你

体贴的照你回到故乡

你默默的行走在

怒放的百花丛中

谁也没有认出你的脸庞

 

宋徽宗

在胡人部落横眉冷眼中

你的烟雨杏花夜呢

《北行见杏花》又如何

江山已不再是书画下

万里环绕的青山绿水

到现在尽成胡人的马场

 

那些肆无忌惮狂奔的马匹

在你撕心裂肺的疼痛中践踏

他们不懂你笔下的壮丽山河

你的灵感只有在

胡马嘶叫声中沉淀

变成一堆堆枯萎的马草

你灵便的笔再也刷不出

草率的空灵之美

再也找不到杏花的音讯

 

这时    你才深深透悟

江山与书画啊

构思下笔的手法截然不同

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事物

又怎能轻易的混为一体呢

陆游

雄浑豪放的气质

悲愤激昂的调子

气吞残虏的精神

挽救不了南宋

摇摇欲坠的江山

虽说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那个你一直寻觅的村庄

却始终没有出现

 

故国依旧在千里之外

任胡马的铁蹄践踏

思乡的痛啊

白天清醒在生活的边界

夜晚还到梦境里泛滥成灾

江山没有半句言语

辜负你胸中十万雄兵

 

南宋的秋风来了

你抱了太多的幻想

历史的兴衰不由诗人分说

还是细细听一听

小楼夜间的小雨吧

明朝的深巷多买几朵杏花

抚慰痛得千疮百孔的内心

再回顾一下太多记忆的沈园

在朦胧的泪光中

抓住那个叫唐琬的

一闪而过的红颜

那怕执手相看泪眼……

于谦

站到时代潮头的人

必定千锤百炼出深山

把自己比喻成石灰

就有义务粉刷

千千万万间广厦

让住在房内的人

活得清清白白

 

你沿着自己的路子在走

终究没有逃脱

烈火的焚烧

而变得粉身碎骨

那是石灰必须要经过的一关

而你那两只袖子的清风

却传遍了天下的

每一个角落

让多少人以

清白的眼光来仰视

纳兰容若

牵着柳永的晓风残月

不惜风一更雪一更

幽艳哀断的疼痛

撕裂多少人的肺腑

 

虽说莫恨流年似水

人间那些惆怅的事

不是时时撞击

你破碎的心思

 

“失意每多如意少

终古几人称屈

须知道福因才折”

这是上天的公平还是不公?

你虽有汪洋浩翰的才华

福寿却像商品促销一样

暗中被打折

 

不如前事不思量

且枕红蕤欹侧看斜阳

远山残翠收

无人敢登渌水亭

天空只剩下一缕缕斜阳

照着你远去的沧桑古道

毛依

云贵高原的

悬崖峭壁

砌成你钢铁般

坚硬的身躯

 

七十余年的

风风雨雨

汇成你永不

言败的志气

 

你在阳光下  喷发

激情笑语

你在月光下  静溢

甜情蜜意

 

唱红了天空

震撼了大地

 

如痴如醉的诗意人生

越走越甜蜜

如火如荼的诗意人生

越筑越坚毅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