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民间的大旗(原创:张乾东)  

2009-08-20 21:47:56|  分类: 我的评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的大旗

——写给《超然》诗刊

张乾东

自改革开放以来,民间报刊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遍布全国。近30年来数以万计的文学痴迷者为民间报刊付出了心血,为推动民间文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是在1997年正式接触民间报刊的,并且在当年和一群朋友创办了《星之路》小刊,因经济因素,很快就偃旗息鼓,但我对文学的激情没有丝毫减退,后来条件改善后就又和朋友们办起了《青年诗报》,后来又办起了《长江文学》一直到今。因自己一直在办民间报刊,故接触的民间报刊少说也有300多种。我在此说我对民间报刊比较了解,应该不是一句大话;我想对民间报刊发表一点自己的看法也是不为过的吧!

时下的中国是一个一切金钱至上的时代,文学变得越来越边缘化,尤其是阳春白雪的诗歌,诗人们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在许多常人眼中诗人疯子可以划上等号。许多诗人受不了世俗的冷嘲热讽改换旗帜,从此不再问津诗歌。不管这些诗人们的举动如何我还是能够理解的,毕竟对一个人来说让自己生存得更好才是最基本的。可喜的是不管时代对于诗人们来说是多么的无情,更多的诗人还是迎难而上,站到时代的浪尖上,搏击无穷无尽的浪花,永不言败。

《超然》诗刊的主编柳笛先生便是。

 诞生于苏东坡诗词培育起来的密州大地上的《超然》诗刊一创刊便显示了它非凡的气度,令人耳目一新。从2004年到20096年间,它已胜利的出版了12期,期期闪亮登场,厚重而大气,让所有活跃在民间文坛的诗友们惊羡不己。每每在和全国各地的诗友通话时我们都会谈到《超然》诗刊,大家无不发自内心的将其大加赞赏一番。好多次我在和一些名家通话时都欲谈到诗坛的黑马《超然》诗刊,没想到他们反而在我之前谈到了《超然》诗刊,从他们兴奋的语气里我听出了他们对《超然》喜爱,也听出了他们对中国民间诗歌前途的乐观的欣慰之情。

《超然》诗刊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刊物呢?竟会有如此大的名声,如此大的影响。

 《超然》是一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诗刊。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是我所见民间诗刊(报)中最接近普通人的刊物,无论是谁都能在该刊上找到属于自己心灵的知音。如果《超然》是一本异类刊物,还会有如此多的诗友支持它吗?答案是否定的。在中国民间诗坛抑或是官办刊物太异类的诗歌迟早会被时光所淹灭,我们已经有了先例,想来大家也都比较清楚,出于对别人的尊重,具体的刊物名字我就不在此列举出来了。与别的普通的刊物不同的是,《超然》的普通里面隐藏着一面巨大的魔镜,只要你拿着魔镜一照便再也不忍放下,请容我慢慢来解析它的魔力。

 第一魔当然是《超然》所发表的诗作。对任何刊物来说所发的作品没有魔力其它就无从谈起。《超然》诗刊出版的十二期,期期我都仔细的阅读过。对于一本好的刊物我是不会错过的。说句不夸张的话,我差不多读了近些年活跃在中国民间诗坛的所有的影响力较大的刊物,有些刊物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巨大的,它们的名字往往还有中国等等字样……不过我觉得除了《超然》等少数两家报刊是在真正为诗歌而耕耘呐喊,其它的基本上只注重金钱而不注重文稿本身的质量,民间报刊生存难是大家知道的,请诗友们集资支持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纯粹金钱至上则会遭人嗤之以鼻。有几家所谓的大刊,只要你有几个臭钱你的作品就是垃圾你一夜之间在刊物上也完全可以被冠上著名诗人的头衔。这虽满足了某些人的虚荣心,但其恶劣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留给社会一堆一堆的笑柄。这让旁人觉得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当作家,作家跟垃圾没有什么两样。如此一来报刊如何生存?这些恶劣的做法不就是等于自己扇自己的耳光吗?不光如此还影响到其他一些真正在为民间诗歌而拼搏的人。民间报刊生存难的确是一个大问题,我们在解决生存的同时如果不注重质量,只能是自寻死路。《超然》诗刊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只要你有好稿件,我就舍得大版面。这是民间诗坛最应该提倡的,民间刊物发不出好的稿件,就不会有人关注,诗歌乃绝对的精神食粮,没有品味的东西谁关注?《超然》的这一做法在中国民间报刊还是第一次,应该被载入诗歌史册,流芳百世。当然喊口号是非常简单的事,而超然不仅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并且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不管你是名家还是无名小卒只要你有好的稿件,《超然》绝对不会亏待你。我们从那些闪光的栏目便可见《超然》的雄伟魄力。十二期都是那么厚重大气,期期精品上阵。因为发的好作品实在是太多太多,这里我就不一首一首例举出来挤版面了。我想只要认真读过《超然》诗刊的朋友都会承认我的说法。

第二魔是《超然》诗刊编者超前的智慧。该刊因找准了适合中国诗歌发展的路子,而使其短短六年便成为一本统领中国民间诗坛的好刊。从栏目的设置来看,柳笛先生远不是那种鼠目寸光之人,时下的中国民间诗坛,许多办刊人只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办,自己喜欢什么样的诗就只刊发什么样的诗,并且还拉帮结派大肆攻击别的流派的诗歌是垃圾。对于这种人在这里我不想费太多笔墨去浪费版面,对他们我只有一句话:他们不光鼠目寸光,简直就是诗坛的垃圾。这种现象不光在民间诗坛就是在一些公开发行的诗刊上也特别严重。不论什么样的诗,既然有人写,就说明它有生存的理由,流沙河先生说,诗没有先进与落后,只有境界的高低。这是一句很中肯的话,值得诗坛认真去思考。我对诗坛的那种怪现象是特别反感。并且在自己主持的《长江文学》上尽力纠正这种不正之风,但因为才疏学浅又加财力不足,取得的成绩并不理想。可喜的是《超然》诗刊也在这方面尽量纠正这种不正之风,我自己无力做到的事《超然》做到了,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并对诗歌的明天充满了期许。《超然》诗刊刊发的诗作几乎涵盖了中国当今诗坛所有风格的诗歌,让任何战线上的诗人都能找到生存的土壤。这不仅激活了诗人们的创造力,也繁荣了中国的诗歌。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中国《超然》诗刊是第一本真正意义上办给全体中国人看的诗刊。就连那些自诩清高的官办诗刊也得在它面前退壁三舍,亲爱的读者请别笑我这话说得太狂,你若真读诗就知道那些官办诗刊除了发些让人难以捉摸不透的诗,又何曾真正意义上照顾过近体诗和新韵诗?它们更多的是在标新立异,发些越来越让人不敢正视的大作。我真不知这是不是诗歌的悲哀。《超然》诗刊坚持自己的路子不受权威们的影响实在太可敬了,这中间他们忍受的压力我们也是可想而知的,这条路并不好走,但愿那些真正写诗的朋友能团结到《超然》身边,推动它走好这条适合中国国情的诗路,直至迈进无极的康庄大道。

第三魔是《超然》那强大的阵容。一翻开《超然》诗刊我们就会发现顾问队伍都是当今诗坛上首屈一指的大家,编委队伍也都是当今诗坛非常活跃的知名诗人细细数来有近百位,就更别说那些自甘为诗歌付出的可敬的理事们了。《超然》何来如此大的凝聚力呢?让这么多的人为其付出。要得到名家及理事们的认可首先要有正确的办刊理念,再就是要刊发优秀的作品,听上去简单办起来其实很难。无论如何《超然》是做到了,可喜可贺。如此强大的顾问、编委、理事队伍无疑增加了它的可读性与号召力……怪不得全国各地诗友们的诗稿如雪花飞向《超然》。不过这对于民间诗刊来说也有着巨大的压力,这种阵容下诗刊只能越办越好,而不能走下坡路,否则——否则怎么样我不说大家也能想象得出来。从《超然》一路走来的足印中我们可以看出柳笛先生完全有能力承受这种压力,他的刊物会越办越好的。

第四魔就是柳笛先生自身的人格魅力。一本刊物没有一位好的编者是绝对成为不了好的刊物的。这些都是人之常理,我想就不用我去找理论上的言辞了。我和柳笛先生的交往应从2004年算起,他在山东我在浙江,首先也就是几次书信来往,除了工作上的需要并无太多的友情。我不是那种和谁都能一拍即合的人。在诗坛上我只和那些真正为诗歌而奔波的人结为朋友,那些玩诗的人我是避之犹恐不及。但现在诗坛上玩诗的人太多了,所以我的诗友并不是太多。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通过六年多的交往,我认定柳笛先生是那种人品与文品俱佳的人,所以我们也就成了推心置腹的朋友。柳笛先生的真诚是一言难尽,每次《超然》出刊后他怕我们等得着急都会在书寄出之日发来短信通知,有时候先生也会发短信给我们倾诉思念或是约稿,每次稿件寄出去后先生又会不厌其烦的发短信告知我们稿件己收,敬请放心……试问这种认真负责的编辑在当今的中国诗坛又有几位?我自愧不如,因工作忙,对朋友们的来信我都是一拖再拖才给以回复,有的因放的太久还给忘了……现在想一想真是太对不起那些真诚的诗友们了。写诗本身就是一件辛苦的事,诗友们发出稿件后渴望得到回复的心态该是多么的强烈……柳笛先生能急人之所急、想人之所想、需人之所需,的确太无私太令人敬仰。《长江文学》一直都渴望得到诗界友人们的支持与关怀,柳笛先生便是时常给我们送来关怀与支持的友人。先生不仅给我们赐稿还赐来墨宝,令我感动得几天都难以入睡。带着崇敬与羡慕我给柳笛先生去了一个电话。二人一谈如故,非常投入,把整个民间诗坛谈了个遍,从先生的谈吐我发现先生是一位非常有学识有气度的人,天南地北畅所欲言让人佩服不己。交谈中先生给我谈了许多鼓舞的话,令我激动得几次说不出话来。是啊,柳笛先生不光是我的诗友更应是我的师长啊!其实岂止是我一个人被柳笛先生感动着,那些和柳笛先生交往过的人无不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倾倒。他是一个好人,一个真诚的人,一个百分之百的诗人。知名诗人高云先生这么对我说,知名诗人杨青云先生也这么对我说,还有许多的朋友都是这么说。

一本刊物有这四种魔力足矣。有这四种魔力就足己证明他的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坦途。在这里我想说句绝对的肺腑之言:超然是中国民间最好的诗刊,是中国民间诗坛当之无愧的一面大旗。她的迎风招展,会把无数清新的风吹向全国,吹到每一位真正诗爱者的心坎上……

《超然》走好!柳笛先生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