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夜宿鬼店(原创:张乾东)  

2009-08-20 21:22:47|  分类: 小说故事随笔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宿鬼店

    高三那年,爷爷病危想见父亲,而父亲在几十公里外的阴条岭测量公路线,阴条岭地处一片毫无人烟的崇山峻岭深处有手机也用不上,去阴条岭找父亲回家的任务便落到了我头上。早就听父亲讲过,阴条岭处在原始森林深处环境十分恶劣,山里到处是尺多厚的落叶,随时随地都能看见山蚂蝗在落叶里面翻腾,有时候也会有毒蛇巨莽滑过,当然还会有各种平时根本就没有见过的野兽。仅仅是听到的这些心里面就有了几分恐惧,无奈爷爷病危,说句违心的话,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坐中巴车从210省道野谷站下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车开往阴条岭了,只好徒步走上坑坑洼洼的公路。虽然一路上都有公路,毕竟公路围着山转要比小路远得多,为了赶时间,我选择抄小路向父亲所在的阴条岭走去。天渐渐的黑下来,而我离父亲的驻地还远着呢。此刻除了眼前密密麻麻的森林什么也没有,路越来越小,到处杂草丛生,一不小心就会绊着脚跟。为了壮胆只得边哼歌边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大概走了一个小时以后眼前出现了一块巨石,隐隐约约看见巨石上有两行大字,我心里一阵惊喜莫不是前面不远处有个村庄了吧,因为一般的村庄都会在村外刻上自己村庄的名称。我快步向前,一看大失所望,不看这地方的名称还不会想太多,一看这名称却多少有点汗毛倒立。巨石上有两行文字:“鬼岭关”和“阿弥陀佛”。多么恐怖的两行文字,人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喜欢联想。难道鬼岭关会是一个野鬼遍地的地方?尽管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此情此景容不得你不怕。在我的家乡只要石头上刻有“阿弥陀佛”的地方就证明那个地方邪气重,这几个字刻在这里是为了压邪,凡是这种地方肯定出现过许多千奇百怪、提起就让人胆寒的事。

    无论怎么说,都得前进,在这种地方即使不遇见鬼也会遇见野兽,说不定觉没睡成倒成了野兽的口中之食,所以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以便应付突然情况的发生。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为了尽可能找到一户人家住一个晚上,我奋力快马加鞭。树林里不时传来野兽的叫声,野猪和狼还有豹子的声音好像都有,还有些声音根本就分辨不清到底是什么动物声音。越往前走越害怕,真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大概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吧,还是没有见到半点人烟。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前面终于出现一个亮点,以前听说野兽的眼睛在夜晚也会发出光芒,这亮点到底是一只野兽的眼睛呢还是一个打着灯的行路人?我有些犹豫了,要是一只野兽,我这样急步跑上去岂不是自投虎口?但如果是个人呢,我若与他一起两人也总算有个照应吧。作了好久的思想斗争我决定前去将那个亮点看清楚,不管是什么自己小心一点就是。我尽量不碰响周围的杂草向那个亮点靠近,谢天谢地,前面正是一个提着一只灯笼在向前踽踽而行的人,好像是位老者。他的影子有点模糊,我突然想到一个老者凭什么要一个人走上这荒山野岭?会不会是鬼呢?想来想去身上鸡皮疙瘩一涌而起。此刻与那老者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我该怎么办?这时却见那老者停住了脚步,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我。他已经老得满脸皱纹,脸色苍白发绿,目光里毫无生机,我心里打了个寒颤,不会是鬼吧?那老者看着我良久,也没有说一句话;我更不敢说话了,二人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我甚至想找个洞马上钻进去,看见他那张丑陋可怕的脸就发抖。

    还是老者先说话:“半夜三更从这里过的人谁都想找一个住宿的地方,你不想吗?”他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阴森。我强作镇静的说:“我,我是想,可是这里根本没有人烟。”老者说:“跟我走吧,这里方圆几百里只有我这一户人家,你还想在黑夜中走的话,小心被豹子吃掉……”看来这老头还蛮有人情味,不过我又想起之前在书上看到的鬼故事说,鬼想害人有时也故作人情味,引人上钩,这老者是个什么居心?然而我确实已没有选择了,跟着老头向前走是惟一的出路。

    他慢吞吞的把我带到一所草棚里面,房子空空荡荡,正屋中间有一张黑白的画相,画中有一位绝色的少女,想来应该是这位老者的女儿。画相下面燃放着香火,难道他的女儿已经死去?他住在这深山老林如何会有画相?鬼!!!我感到自己真的进了鬼屋。老者大概看出了我心里面的东西,双目放着绿光紧紧盯着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是鬼?”听完老者这话我的心里猛跳起来,半句话也吐不出来了。老者反而变得和善了:“你不用怕,我和女儿会好好对待你的,我们盼了二百年,终于把你盼来了……我们等你等得好辛苦啊……”听老者这样一说我彻底的糊涂了,颤颤抖抖的问:“老伯,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难道你们是鬼?”老者善意的笑了笑说:“你不要想得太多,是人是鬼你慢慢会明白的。今天我得让女儿好好向你倾诉相思。”我听到这话后更是瞠目结舌,掉进了云山雾海,他们怎么盼了我二百年?我跟他女儿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对我倾诉相思?

    老者看出了我的疑惑,对着画中的少女叫道:“秀雪,你出来吧,你等了二百年的张生来了……”

    啊——他居然还知道我的名字!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惶恐不安。

    这时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那画中的少女居然面带微笑从画中走出向我姗姗而来。我只恨自己怎么不在此时昏过去,真的我宁愿昏过去也不愿看着这么恐惧的场景。那个被老者唤作秀雪的女子刚刚还挂着微笑的脸上顿时热泪盈眶,走到我面前紧紧抱住我:“夫君,这二百年来,我真的好想好想你……为了你,我和父亲等了你二百多年,我们日盼夜盼终于盼到了你,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呀……”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弄得一踏糊涂,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今天晚上我是遇见鬼了,遇到了二百多年前的鬼。怎么办?我实在没有办法,顺其自然吧。

    秀雪摸去脸上的泪水,然后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柔柔的说:“夫君我知道你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相信,在我向你谈起那些陈年往事后,你会慢慢忆起的。如果我谈的那些往事,曾经在你的梦中萦绕过你的情怀,你就会想起我是谁了,你也会相信曾经我们爱得是多么多么的深……你和二百年前的你真的没有什么差别,变了的只是服饰,时光真的快呀,二百年以后的今天一切会这么新鲜……几天以来我的内心有种深深的感应,我相信你终于是来了,才叫父亲打着灯笼去接你……”听她如此一讲,我的心里倒是暖融融的,我想她就算是鬼也是好鬼,深情的鬼。接着她向我讲起了当年的故事。

    我的前世叫张生,是当地颇有名望的诗人,所写的诗歌四处被人传唱,尤其是那些柔情绵绵的李商隐般的诗歌更是让无数少女为之痴情。我和秀雪是诗歌作纽带而相识的。我虽有文才不过一介穷书生,秀雪是当地最大财主的千金。我们爱得如胶似漆,发誓直到海枯石烂。秀雪的父亲是比较豁达的人对我们的爱情也是百般呵护,倾其家产送我去京城去追求功名。一个春风扬花水流情的夜晚我和秀雪结婚了,过完花烛夜我就踏上了进京的路途。后来我的事她就不知道了,曾有过许多浮绔公子追求她,她始终没有答应。后来她被相思纠缠得茶饭不思,父亲心疼女儿便卖掉最后一点家产准备到京城打听我的消息,可是当他们经过阴条岭一带的时候盘缠被路匪劫去没法走了,只好打消进京的念头。他们本欲在当地的村子里住下来,无奈几个当地流氓老是为难父女二人,思前想后决定到这深山老林搭间草棚住下。没多久秀雪因相思成疾伤心的死去,死的时候一直在唤着我的名字……她父亲以前家道没有中落的时候曾学过绘画,便将她的画像画下来挂在草棚中央以寄哀思。秀雪说她死的时候天上月老曾来看望过她,并告诉她只要她肯等待,几百年或者是几千年甚至是上万年我们一定会再相逢的。秀雪人虽死了,心始终没死。

    秀雪因我而相思成疾过早的死去,那我到底为什么没有再回过我和秀雪的家呢?听完秀雪的讲述我的内心隐隐作痛,紧接着绞痛起来,极度难受。难道自离开秀雪进京城以后,我就变了心?不会的,我一定不会这样。我的内心告诉我,我一生只会去爱一个人。我相信当初曾去找过秀雪,只是可能错过了时间……而这个世界什么都可以错过永远也不能错过时间的。我的梦中不是总在寻觅一个模糊不清的女子吗?记得梦中那女子除了哭什么也没有,是啊我曾记得她每一次都是跑进一片深深的森林?记得那女孩曾对我说过一句话:“也许前生我们便注定了缘分,可是我们不是同路人。”难道这个女子就是眼前的秀雪?是的,一定是的。秀雪啊,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我痛哭起来:“雪儿,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我一直在梦中寻觅的那个女子。不管前世今生如何,我们能在此相聚注定我们是一对永远也无法分离的恋人。”秀雪只是哭,和那梦中女子一模一样,我紧紧搂住秀雪说:“雪儿,从今以后我们远走高飞吧……”秀雪用那双凄迷的眼神深深的凝视着我,说:“你许个愿吧……”那双眼神令我销魂:“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愿望……”“也许前生我们便注定了缘分,可是我们不是同路人……”她的话音刚落,人也不见踪影,她父亲也不见了,就连那个草棚也不见了。

    这是多么熟悉的话语,那个梦中女子的话语,真的是她……

    我悲伤的睁开眼睛,东方已露白。“秀雪……”我对着苍茫的天际大声喊着秀雪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回音。这时天空徐徐飘来一张画相,秀雪的画相。我如获至宝抱着画相失声痛哭,深情呼唤着秀雪的名字,画相中秀雪的眼角也溢出晶莹的泪花。画相的右侧题有几行文字:“夫君,虽然我们情深似海,可我毕竟是鬼,你却是人,人鬼永远也不可能相处。能见君面,我已知足。这也是我等你二百年的愿望,如今心愿达成,我们就要去西方极乐世界了,愿你早日寻一知音,我会衷心的祝福你的……”

    我在秀雪与她父亲消失的地方等了二天,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大概他们的确去了极乐世界了。我只好带着秀雪的画相离开鬼岭关向阴条岭走去。

    见到父亲和他同事后,我把在鬼岭关所发生的事向他们讲了,但没有一个人相信。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