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黄花情节(原创:张乾东)  

2008-10-07 20:06:47|  分类: 小说故事随笔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次相见在校园的黄花树下,她醉人的笑靥里藏满了柔情的春风,天空不时飞过几片黄花,落入她发梢,让我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偶然看上她这一眼,便觉意乱情迷,想要随风而去,却又难以游出她醉人的眸子
     
我认识你!
      
我在她面前正有些徘徊不定时,她忽然开口了,清纯的明眸带着万分娇涩的看着我。没待我开口她接着说了下去:
      “
你是校报的主编,并且还在许多杂志报纸上发表过文章……
      
我只得含笑点头,看来她对我的确有些了解。
      
她告诉我她叫黄花。黄花——就如这校园里飘逸的黄花,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有一天,黄花走进了我的一首诗,看过的人都说那是一首很美的诗。
     
后来我和黄花逐渐熟悉起来,但每次见到她时,她天真的眸子里总是流露出一种忧郁和朦胧,让人捉摸不透。尽管我们交往不少,但从没有谈及情爱方面的话题。我有时在猜想,她的忧郁和朦胧会是这些吗?
      
一个星期五下午她突然找到我说,她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很美很美的那种,叫我一定要去,不去会后悔的。时间是星期六上午八点,地点是黄花树下,那女孩是不见不散。
      
我本来是想拒绝这些的,并且想告诉她,我喜欢的人就是她……可她早已经迎着温凉的春风跑进了灿烂的阳光中。
      
无奈,我只好答应。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黄花树下,并没有见到她给我介绍的女孩。她反而坐在树下,任清风吹着飘逸的长发。
      
我给你介绍的女朋友好吗?
      
她怔怔的望着我问,声音有些颤抖。
      
我向四周张望了一会儿,不见人影,摇摇头说:人都不见,怎知好不好?不过……说到这里我说不下去了,我本来是想说,你是挺好的,可一时就是没有勇气把这话说下去。
      
这时她眼角滑出几滴泪水,顺着脸颊落到地面的黄花上,在阳光下晶莹闪亮。
      
我陡然明白,原来她给我介绍的女朋友竟是她自己,原来是这样,原来她的忧郁和朦胧真的是为了这些……我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紧紧抓她的手……
      
然而故事并不是那么美好,毕业的时候她悲伤的告诉我,父母给她配了童婚,毕业以后她必须要结婚了,她抗拒过多少次都无济于事。她说和我的相处才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她希望结婚的那一天我能去。

     听完她的话后,我不知接下来几天是怎么过下去的,但终究得面对现实。
      
她结婚的时候我还是去了,我带给她的是祝福,走的时候她送给我一瓶黄花。
      
从此她成了别人的新娘,而我梦中却无法挥去初次相见时黄花树下静怡的她,和她藏满春风的笑靥,永远都是那么清晰,永远都不会褪色。
      
在外地工作以后,一次回乡偶然遇到她,她正拉着一个和她容貌颇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她已不是昔日的她。短短几年,额头爬上了一层层浅浅的皱纹,头发也不再像从前那么飘逸,脸上明显有被泪水侵蚀的痕迹。
      
一见面我们都说不出话了。我同情她的遭遇,这些年她一定过得不那么幸福,而她心里想的又是一些什么呢?
       
良久了,她才对身旁的女孩说:婷婷,叫叔叔……声音有些哽咽,说完缓缓低下头。
     
叔叔!小姑娘娇娇的叫了我一声,我的心酸顿涌心头,看来这些年她并没有忘记我,而在没有感情的生活中她又是多么孤苦无助?我不敢想象,这孩子也许不该叫我叔叔的……
      
我躬身抱起小姑娘,泪水迷蒙了双眼。
      
黄花苦涩的笑了两声,伸手对婷婷说:婷婷,我们回去了……
       
我没有强求她们多停留一会儿,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从提包中取出一只花瓶,这还是她几年前送给我的花瓶。她大概不知道我到现在还保存着吧!或许她知道,只是她已不愿回忆往事,不愿让我看见她的痛苦。
     
我看见她女儿在她怀中始终都泪眼汪汪的看着我,黄花呢?我无法看清她的面孔……我只能目送她们,带着我的伤楚溶入萧萧的风中。
       
时间变化真是太快了,一个纯洁的少女几年间变得和往昔没有一点相似之处,那颗心只怕早已垂垂暮老了。
      
她还会想起曾经黄花的美丽吗?还会想起那段自己为自己编的故事吗?也许,随着无情岁月的流逝,她心灵的痛苦早已淹没了美好的记忆。即使偶尔触景生情,也会赶紧离去,免得太多的回忆令自己无法承受。这就正如她看见我有无限激动却又说不出,只得含泪离去。
      
我的梦幻也逐渐在岁月的情怀中衰老,黄花很少在梦幻中出现了,这些毕竟是要过去的,我只得坦然对待。
      
为了忘却这段回忆,我决定重游校园的黄花树一番。那天,黄花树下坐了一对恋人,就在他们旁边还有个扫黄花的少妇。她抬头一看我,赶忙掩面而去,是黄花!我没有追她。经打听才知道,她因生活所迫,做起学校的清洁工。
      
我不知道这一对恋人,是否听说过刚才那个扫黄花的少妇和我也在这棵黄花树下做过一个美丽的梦,但最终以背影作为梦幻的结局。
      
我不由得替他们担心起来,他们会不会同我们一样又从美丽的故事中分开呢?
      
我没有打扰他们便悄悄离去了,我发誓从今以后不再来黄花树下,不再提及黄花。
      
但我希望那对恋人能够过得很幸福,能够好梦成真。
      
或许会有这么一天的,女孩穿着洁白的婚纱挽着男孩的手臂轻轻走在这静静的黄花林间,迎着飘逸的黄花……她幸福的说:
      “
这棵黄花树是我们爱情的信物,让我们永远记住它吧……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