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的梦境(原创:张乾东)  

2008-08-27 20:50:59|  分类: 小说故事随笔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片杂草丛生、乱石成堆的山坡上,他不停的用手去搬开那一层一层的乱石头,就算手已经血痕斑斑,人也痛苦不堪,他还在拼命往下刨……
       十天以来,小何每天都做着同一样的梦,而每次这个梦都没有做完。他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要在乱石堆里刨个不停,难道乱石堆下面有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怎么总是做同一个梦呢?小何奇怪不已。梦中的地方他从未见过,只记得那是一片山坡,杂草丛生、乱石成堆,隐约中似乎能看见远处是一片平原。看来,这个梦的地方应该是在平原,不过自己从来没有到过平原,怎么会梦见平原呢?另外,自己做梦的时候为什么总是痛苦不堪呢?
       “平原!”小何一直在脑子中重复着这个词语,难道与父亲有关?前不久,父亲被一位在河南开封做生意的朋友叫去一起做生意,而河南开封正好属于平原地带……想到这些小何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七上八下了。
       小何的父亲去河南开封做生意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父亲从来没有给家中打过一次电话,也没有来过一封信。小何母亲早死,自幼在父亲的关怀中成长,对父亲的依恋感特别强,所以在父亲去河南开封做生意后,他几乎每晚都会梦见父亲,只是近十天以来,他再也没有梦见过父亲,而是夜夜重复着同一个恐怖的梦境。
       小何总是在想,梦中老是刨去那一层一层的乱石头,这下面的秘密是不是与父亲有关?小何听不少人讲过,当亲人出事后,作为出事者的亲人心中都会有心电感应。这种梦是不是一种心电感应?小何暗骂自己多疑,总爱胡思乱想。也许是父亲忙没精力给家中打电话和写信吧;这些年父亲既当爹又当妈,确实辛苦得很,现在自己年龄也不小了,是不是父亲有意出门来煅练一下自己呢?小何不停的找理由解脱烦恼又不停的找理由制造烦恼。而每天晚上,他的梦照做不误,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这恶梦始终没有消失掉。而父亲也一直没有出现过。
       父亲真的出了事?小何越想越可怕。又是十天过去了,同样的梦又缠绕了他十天,父亲仍旧没有消息。小何由此断定父亲出了事,父亲只有自己这样一个亲人,独自去河南寻父是惟一的途径了。
       第二天,小何简约收拾一下行李便搭上去开封的火车。
       开封是古代名都,在外人面前始终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小何一心急着找父亲,其它一切全无兴趣。尽管父亲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给他在开封的详细地址,但他知道父亲所在的小地名叫集下镇,一下火车就急匆匆的向集下镇而去。但集下镇毕竟不是弹丸之地,要找父亲谈何容易?再说一切真如梦境中所发生的一样吗?小何也不敢断定。父亲既然是做生意的应该与市场有关系,小何首先便去各类市场查询父亲的信息,结果一无所获。但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自己的父亲,于是他又买了一辆自行车,骑着车挨家挨户的去询问是否有父亲的消息,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后来他干脆买了些红纸写了几百张到处去贴,希望能够以此获悉父亲的一点蛛丝蚂迹,到最后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小何有些绝望了,难道父亲就真的人间蒸发了吗?此刻,他是多么希望父亲正在家中等着儿子的回来,即使是多么的焦急。打了几个电话回家都是没有人接听。现在他惟一的希望就是梦中的那个地方能够出现,他也觉得这个想法实在可笑之极,梦中能够梦到一个和现实中一样的地方吗?
       在集下镇反反复复折腾了不下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说是没有半点收获,而那个梦一刻也没有停留的缠着他。
       石头下面到底是什么?是自己的父亲吗?小何一想到这里头皮就发麻。也许纯粹是自己多虑吧,既然什么办法都用了还是没有效果,他也只有打道回府了。
       今晚是他在集下镇的最后一晚,他决定到乡村路上去转一圈,也算是散一散心。说是散心,骑在自行车上他却一直是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间已走了两三公里路,夜色一片沉沉。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前面居然出现了一个小山坡。
       小山坡——
       小何的心开始狂跳起来,平原上有小山坡?自己梦中也是在平原旁的小山坡上刨石头,会不会是梦中的地方呢?小何向小山坡快步跑去。来到小山坡上果然有一大堆乱石头,和梦中的一模一样,而此刻看着眼前的平原,也跟梦中的一模一样,这就是梦中的地方,小何可以肯定的说。他不顾一切的蹲到地上狂刨起来,说不出内心有多么伤心,手上的血阵阵外浸。
       “爸爸……爸爸……儿子找您来了……”小何边刨边放声痛哭。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狂刨,乱石头终于理清,接下来是一层厚厚的土壤,下面会是父亲吗?小何全身颤抖起来。又经过半个小时的狂刨,终于露出一件蓝色的外衣,小何忆起来了,父亲出门的时候正是穿着一件蓝色的外衣。
       “爸爸……”小何撕心裂肺的哭声撕裂着苍茫的夜空,他使劲将蓝色外衣拉出,一个人的身子从土壤中拽起,扑到小何身上。没错,正是父亲,尽管人已变形,但父亲即使化成了灰他也能够认出。
       “爸爸,谁害了你?谁害了你?到底谁害了你?”小何抱住父亲满身泥土的尸体在夜空中大声执问,夜空依旧苍茫一片……小何背上父亲一步一步向公安局走去。
       经过公安局一个多月的立案审查,终于查出害死小何父亲的凶手,凶手正是叫小何父亲到河南说是搞生意实则搞传销的那位朋友,此人因在传销的旋窝里陷得太深,已经身无分文,见骗来的小何父亲带了很大一笔钱,隧起谋害之心,此人最终被判死刑。具体害死小何父亲的时间与小何第一次梦见刨石头的日期吻合。
       在害死父亲的人执行枪决以后,小何提着父亲的骨灰坐上回乡的列车。
      “爸爸,你终于可以回到故乡了,儿子会好好待您的……”小何默默的对着父亲的骨灰道。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