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风云夺命刀 之四(原创:张乾东)  

2008-07-26 20:49:28|  分类: 小说故事随笔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云夺命刀(四)
张乾东  著
          第七章
  
卢燕见到此情此景,一时愣住,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眼泪突的扑扑而下。
  她伤心,摧心摧肝的伤心。
  姜公醉与江达银大气也不敢出,他们不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卢燕心中顿生嫉妒,叫一个女人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她不可能不嫉妒。
  她疯也似的上前抓住萧逸雪的手,痛苦失声的问道:“逸雪,你在干什么?你这是在干什么?”
  萧逸雪再醉见到卢燕也不会醉了,满脸悲痛的望着卢燕摇摇头道:“我已经和清雪成亲了,她对我很好……”顿了顿又道:“我知道我们的缘分只有一刀两断的份,所以我不敢再有奢求,但我会记住你,你有什么需要我仍然会满足你……”
  萧逸雪越是这么说,卢燕心里越是难过:“逸雪,我们之间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呀?你怎么这么傻……你知道你这么做,多让我伤心吗?你是我的,我不让你娶别人……”
  萧逸雪道:“我知道你听你父亲的话,所以我不想为难你。我这样做,对你对我都是一种解脱,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清雪改变了我的一生,也只有这样做,才对得起清雪。我知道,你这次找我,一定是受你父亲指派,我会随你回去,向你父亲说个明白……让他不要再为难你,让你难堪的事,我永远也不会做……”
  卢燕哭道:“逸雪,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和你在一起……”
  萧逸雪道:“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再说我也不想让清雪伤心……”
  卢燕使劲抱住萧逸雪,生怕他马上从自己面前消失似的:“逸雪,我们走……我要去说服我爹,我要让他同意我们在一起……”
  萧逸雪长叹一口气道:“我会同你回去,但绝不是说服你爹,而是向他交代……”
  卢燕拉住萧逸雪便走,边走边道:“我一定说服我爹的,逸雪你知道吗,我不能没有你的,我不能没有你的啊……”
  宋清雪只有一旁无声落泪,她想拉住萧逸雪,最终没有。她相信萧逸雪会回到她怀抱的。
  望着萧逸雪踉踉跄跄的向外走去,她只是轻轻道:“逸雪,我等你回来……”
  她的声音很低,萧逸雪却听到了。
  他没有回答宋清雪,他回首凝望宋清雪那一瞬间的温情目光已经回答了宋清雪,他会回来的。
  他不说出这句话,是不想伤害此时内心极度脆弱的卢燕。
  宋清雪自然也理解萧逸雪此刻的心情,她甚至同情萧逸雪。
  她突然觉得做一个男人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一件太累的事情。
  尤其是萧逸雪这种重情重义的男人。
  
   卢麻子坐在太师椅上安若泰山。
  尽管袁九爷尸骨未寒,尽管他面前的卢燕和萧逸雪一泪若梨花飞散,一个沮丧着脸,他一直阴云密布的面孔却透出了几丝笑意。
  其实只要他的女儿能将萧逸雪带到面前,就算死了爹娘脸上也会露出笑意。
  毕竟上海滩萧逸雪这种人难得,更难请,而他的女儿办这件事却易如反掌,他怎能不高兴?
  “你们来了?”
  他说话做事常常都是一幅居高临下的姿势。
  无论什么人,只要他有机会居高临下,谁不想玩一把高高在上的滋味。
  “爹,逸雪已经尽力了,并且差点赔上一条命。”卢燕一开口便为萧逸雪说话。
  卢麻子听完这话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你这样说来,我已经知道了结果。再强的人做事也难免会有失手的时候,我并没有责怪谁的意思,这次不成功,我自有另外的打算。但不管怎么说,宋大湘都是非死不可。”
  萧逸雪不管自己有没有资格说话,开口便道:“但据宋大湘所言,他并未出手杀袁九爷,杀袁九爷的是另有其人,只不过是别人盗用了他的飞镖。”
  卢麻子把这话显然是听进去了:“这么说来,这上海滩又出了一位神秘的高手?能偷宋大湘的飞镖,绝非你我之辈所能为之。”
  萧逸雪赞许的点点头,卢麻子说得对,这种事绝非他和卢麻子等人所能为之。以他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就是在整个藏龙卧虎的大上海翻遍每个旯旯旮旮也找不出一个能从碉楼偷走宋大湘飞镖的人。
  卢麻子接着道:“这件事现在只剩下两种可能。要么上海滩真出现一位神秘的高手,偷走宋大湘的飞镖,再来杀害袁九爷嫁祸给宋大湘;要么这个人根本就是宋大湘自己,只是他不想承认。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让别人发现但又打死不承认这是人的天性,无论一个人做了什么事要把事情嫁祸于人都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宋大湘为人好与坏,上海滩上谁人不知?一个卑鄙的人做了的卑鄙的事自然也就成了一件不奇怪的事。”
  卢麻子不愧为老江湖,他的话不无道理,萧逸雪除了赞许还是赞许,只是他还是有些疑问:“如果按第一种可能来说,那位神秘的人既然能杀了袁九爷,他的本事便是上海滩百里挑一的,他又何必要嫁祸于宋大湘?”
  卢麻子道:“这仅仅是我们提出的疑问,也许上海根本就不存在这样一位高手,我一向不喜欢对那些没有亲眼见到的东西做一些毫无根据的推测。我只相信事实,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是宋大湘的飞镖杀了九爷,所以无论如何宋大湘都得死。他不承认这件事是他所为,那是他的事,但正如我前面所言,做了坏事被人发现又不承认那是人的天性。所以我叫燕儿请你来,是想让你再去碉楼一次……”
  卢麻子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卢燕打断:“爹,逸雪上次侥幸逃命,你这次让他去,岂不是白白送死?”
  卢麻子出乎人意外和蔼的说:“我当然不会再让他独身一个人去,我已经给他找了两个很特别的助手。”
  他一拍手,门外便走进来两个人。
  卢燕和萧逸雪见这两人不由大吃一惊。
  姜公醉和江达银这两个活宝出现在大厅,就算是你你也会大吃一惊。你难道还相信这两个活宝能协助萧逸雪去做掉宋大湘?
  卢麻子显然看出了卢燕和萧逸雪内心深处的疑虑:“你们可千万不要小看他们两位。”
  事实上萧逸雪吃惊并非是因为他小看姜公醉和江达银,他们二人虽各有所长,但绝对没有杀人这一特长。
  这二人算得上他推心置腹的朋友。姜公醉是一个用酒来醉生梦死的人;江达银是一个只会剁菜不会剁人的人。萧逸雪虽不说连同一条裤子也穿过,同甘共苦却不假。打死他他也不相信这二人能陪他去做掉上海滩上的顶尖霸主宋大湘。
  毕竟宋大湘不是一个用几瓶酒就能给灌死的人,他也绝不是一片菜叶,任凭江达银几菜刀就能剁得粉碎。
  那卢麻子有何用意呢?
  萧逸雪不用问,卢麻子也会告诉他。他是借比自己更有说服力的姜公醉和江达银自己的嘴来告诉萧逸雪和卢燕的。
  姜公醉肥胖的身子微微一动,便挤出满脸的笑容,他从来都觉得一个人脸上多一些笑容,你讲给别人听的话别人才不会左耳进右耳出。“在上海滩我是一个出了名的醉生梦死的人,可是一个完全能醉生梦死的人,难道几瓶酒就能替他办到?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这要有钱,大把大把的钱。但在这个风云争霸的上海滩要挣钱又谈何容易?这就需要自身有过硬的本事,如若我纯粹就是一个酒灌,那跟一个饭桶有什么差别?一个饭桶若能整天泡在金钱里醉生梦死,除非他身边的人都是米饭。可惜在上海滩我还从没见过有一个人愿甘做米饭去装饭桶。我的酒馆能长期安然无恙的存在于上海滩 ,固然与各位的关照不无关系,但关键还是要靠自己。我看见许多完全由别人撑腰的人到最后都没有好下场。我只相信一件事,一个人若要活的有点人样,他必须要靠自己,卢老板请我来协助萧兄,固然是知道我的实力,不管是谁肯定都会相信,上海滩鼎鼎大名的卢先生绝对不会请几个饭桶来替袁九爷报仇。至于我甘愿来完成这一冒险的任务,大概我不说是那十万两黄金在吸引我,也不会有人相信。”
  姜公醉一直在笑,有了黄金说话也变得头头是道。
  江达银自然不会冷场:“姜老板说的话,许多也是我想说的话。不过我还是想多说几句,在上海滩一个人若只会剁菜他肯定算不上一个有出息的人,说不那天还会让别人把他当菜给剁了。但一个人若是以剁菜掩示自己的身份,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想剁人,那么这个人最终肯定就不会让别人把他当成几片菜叶给剁掉。实不相瞒,我一直不想别人把我当成一片菜叶给剁掉,当然我也不会轻易去把别人当成一片菜叶剁。除非有十万两黄金在等着我去剁人。”
  江达银一直没笑,他不在乎别人是否能听进去他的话,他认为只要自己想做的事,就是应该做的事。
  萧逸雪本来多少有些沮丧的脸,也绽放出笑容。他突然意识到,那些真理根本就不是大思想家,哲学家所说的那一套,真理根本就是从这些小人物嘴中说出来的。
  “各位所讲真是让萧某受益匪浅。只是许多事情我已经看得很淡然,那十万两黄金远不及我已经得到的爱,一个人只要拥有了爱,就已经拥有了一生的价值。我既然有了一生的价值,又何必还为着那十万两黄金去卷入永无休止的江湖大屠杀呢?更何况宋大湘死与不死与我有什么关系?与你们二位又有什么关系?”萧逸雪冷冷的道。
  听到这里,卢麻子脸上顿起乌云,颇为不悦的对萧逸雪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不再参于这次杀死宋大湘为九爷报仇的行动?”
  萧逸雪很坚定的说:“在你面前我从没有为自己做过主,这一次我要为自己做一回主。我绝对不再去。”
  卢麻子冷笑一声道:“但如果这样的话,你去不去?”
  是什么样?
  萧逸雪既紧张又疑惑。就在这时,只听“哐当”一声,他转头一望,脸色立刻变得死白。
            
 
                  第八章
  卢燕一瞬间便让一个铁笼给罩住。旋即之间又有二人用两把刀架在卢燕的颈项上,随时都有结束她生命的可能。
  卢燕在铁笼内使劲挣扎,她永远也不会想到,父亲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要挟萧逸雪去杀宋大湘。她在铁笼内大声嘶叫:“爹,你太卑鄙了,你太卑鄙了……”
  卢麻子不愧为历经风云的人物,刚刚还乌云密布的面孔,忽然又变得无限慈爱,声音略带嘶哑的对卢燕说:“燕儿,希望你能够理解父亲的苦衷,你要知道你袁伯伯的仇一天不报,父亲如何能安心?回想当初你袁伯伯连自己的命都顾不了,却还救了我一条小命,从此我们同甘共苦几十年,期间多少辛酸的事我一想起来就难以自已啊……你袁伯伯对你的恩情想来你也不会忘记……想当年刘备为替死去的二弟关羽报仇,不是也不顾一切吗?甚至还客死他乡……刘备是堂堂蜀汉皇帝,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他尚能为兄弟情谊舍生忘死,为父岂敢为了自己一个人的安宁,忘掉昔年兄弟之深情?此仇不报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怎么对得起正义帮内成千上万双血淋淋的眼睛以及他们嘶心裂肺的报仇呼声?为父之所以这么做,实乃是报仇心切啊……”
  卢麻子声泪俱下,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萧逸雪的心也是肉长的,他难免也有几丝感动。虽然卢麻子的做法实在是让他深恶痛绝,还有卢麻子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他也不清楚,但念在卢燕的生命以及卢麻子对兄弟的那份赤诚上,他还是决定答应。
  “我答应你。”他没有过多言语,对于卢麻子这种人,他实在不愿多说一句话。
  “逸雪,难道为了我,你就甘愿去送死吗?”卢燕泪眼汪汪的望着萧逸雪道。
  萧逸雪没有凝视卢燕,他的心太脆弱,他怕自己一旦开口难以抑制自己的感情。他已经有了真爱,就应该知足。他承认答应再次去杀宋大湘是为了救卢燕,不管将来怎么样,曾经如痴如狂的爱过卢燕这是不改的事实。就是现在他也不敢说就不爱卢燕。而宋清雪的爱他又岂敢忘怀?宋清雪带给他再生的生机,岂敢忘怀?
  “燕燕,其它一切我们都不用再谈。不管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我都会替你解忧。我们之间的缘不管是化成永远的伤痛还是美好的回忆,都让它成为过去吧……”萧逸雪并不是一个糊涂人,讲的都是很明智的话。
  “逸雪,你所说的一切我只当做没有听见,如若真像你所说的那样,你又何必再去为我解忧呢?你这样说比让我去死还要让我心寒……”
  卢燕说完头一扭,颈上冒出一条血痕,萧逸雪听见一声惨叫,知道大事不好,立马抓住架在卢燕颈上的刀,手上的血一涌而出,一滴一滴落在卢燕衣服上。
  卢麻子坐在太师椅上还是丝毫不动,他最清楚此刻若是沉不住气,那一切计划都只有泡汤。
  “燕燕!”萧逸雪大声呼叫。
   卢燕无力的睁开眼睛道:“逸雪我这样做,无非是希望你能够真心的爱我,你放心,我不会死的,只要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我就有活下去的勇气,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做很无知?我也觉得自己很无知,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呀!你知道吗?逸雪,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死……你看你多傻,为了我双手都划破了,你值得吗?就连我亲生的父亲也置我的生命以不顾,而你……”
  萧逸雪忙捂住卢燕的嘴,道:“燕燕,你别说了,为了你我做什么事情都值得,其实如若你死了,我也是没有勇气活下去的,人生难逢一知己,我怎么能从心里面失去你呢?”
  即刻他又转过头对卢麻子道:“卢先生,我希望你尽快治好燕燕的伤,你的事我会马上去做,如若燕燕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正义帮。
  姜公醉和江达银尾随其后。
  
   寒风在大街上肆掠,天地间一切都似冰固。
  萧逸雪的心里却有一团火在燃烧。
  他在寒风中疾驰。
  世态如此炎凉,大家都变得冷酷无情,这人世间不正如这寒风凛凛的上海滩?
  我一个人或者仅仅是那么几个人有着满腔热血,又有什么用?萧逸雪无奈的想着。
  他有些迷茫,活在这样一个尔虞我诈的世界,就算活得有板有眼又有多大意思?不是被人利用,就是在想方设法的去利用别人,人失去了独立自主,又何必为人?
  碉楼依旧稳固牢靠。
  在上海滩它一直都是稳固与牢靠的象征。
  试问,没有宋大湘的邀请,又有几人胆敢靠近碉楼半步?
  似乎只有萧逸雪。
  就是大名鼎鼎的袁九爷也没有动过这种想法。
  再顶多也就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卢麻子推测中的神秘人。
  这一次靠近碉楼的却不只是萧逸雪一个人,相信在上海滩不会有人不把姜公醉与江达银当人看。
  碉楼门口没有人把守,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在上海滩上混的人都知道,要进入碉楼从来都不是一件难事,只是要出来就不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三人很轻松的进入碉楼。
  碉楼内并没有人为难他们。
  宋大湘像他一直以来的模样,静静的靠在木椅上,悠闲自在,从来不为自己身边的一点点小事惊动,而赶跑难得的清闲。
  萧逸雪第一个闪进屋内。
  姜公醉与江达银尾随其中后。
  宋大湘还是那么心平气和,他的确太清闲了一点。
  难道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三个人放在眼里?难道几个顶尖的杀手在他看来也不过是几只饭桶?
  萧逸雪有些疑惑,宋大湘就算不欢迎这几位不速之客,再不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但按他一惯的脾气,绝不会连个招呼也不打呀?
  这种死寂气氛真比走进了地狱更令人心惊胆量战。
  越是沉寂,越令人心惊胆战。
  萧逸雪可以说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此时此刻也不免为之胆寒。
  他想此刻的姜公醉和江达银只怕比自己更为恐惧。
  但就在这时,姜公醉和江银却完全出乎他意料的大笑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