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风云夺命刀 之三(原创:张乾东)  

2008-07-26 20:48:19|  分类: 小说故事随笔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云夺命刀(三)
张乾东 著
                  第五章
    
黄浦江上笼罩了一层薄雾。
   萧逸雪躺在薄雾中的黄浦大桥的桥墩上。
   他两眼发直,手中那瓶冷酒早已喝空。
   江面上的船只,大桥上的车辆,永远那么无忧无虑的来来去去,而萧逸雪再也找不出以前的心情。
   他虽然还没有去向卢麻子交代他办事失利,但已经想到会被卢麻子唾骂一顿后,再赶出正义帮的情景。
   或许他连见卢燕一面的机会也没有,这种痛苦实在难以忍受。
   他突然想到了死。
   一个人想到死可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黄浦江水己枯,他整个人也在慢慢枯萎。
   黄浦江水枯萎以后,可以再有新潮,而人呢?一旦枯萎只怕难以再有新潮。
   他的确在漠视自己的生命,没有了卢燕对他来说比没有了生命更可怕。
   他明白,即使他不去找卢麻子,卢麻子也会派人来找他。卢麻子找到他的那一天,就是他和卢燕分手的那一天。他逐渐认识到卢麻子是在有意拆散他和卢燕之间的缘分。
   这之间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卢麻子不是不知道他和卢燕之间情深似海,把自己撵走卢燕又怎么过?
   卢麻子难道想让自己惟一的女儿痛苦一生?他应该知道拆散了这段姻缘对卢燕也将是沉重的打击。
   那卢麻子为什么还是要这样做呢?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原因?
  他想不通。
  当然在某些方面萧逸雪还是能理解卢麻子的立场。毕竟自己流离失所,且是一个杀手,卢燕则是一个千金小姐,并且通情达理,自己多方面不如卢燕。但二人的感情是在纯真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如果他们能生活到一起,一定是无怨无悔。
  卢麻子从这方面反对自己与卢燕在一起,也算是一种理由。但很多时候萧逸雪感到卢麻子反对他们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好像并不是这些。
  真正的原因萧逸雪也无法猜出来。
  卢燕是否知道呢?萧逸雪的记忆中,卢燕从没向自己隐瞒过心思。卢燕若知道卢麻子的心思,同样也会对萧逸雪讲,并且商讨如何化解卢麻子的心思,之前许多事情都化解除了。
  这次则没有,难道袁九爷的暴死使一切问题都复杂化?
  袁九爷的死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没有浮出水面?自己在这当中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难道仅仅就是一个去找杀害袁九爷凶手的人?又好像不是。宋大湘不承认自己杀了袁九爷,那到底谁杀了袁九爷?这人又有什么目的?
  自己的事,别人的事都交织到一起,他越想越复杂,越想越累。事情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可到底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现在最希望的是卢燕能够到这座桥上找他,商讨他们的事情。以前卢燕曾多次到这里来找他。
  他一直等了两个钟头,仍不见卢燕的影子。现在己是中午,薄雾被阳光照得金灿灿。他却无限心灰意冷,他真想纵身跳进黄浦江中,这次不是因为喝完酒全身发热想去洗个澡,这次他想到的是死。
  一个人与其痛苦的活着,那么不如死了好。
  死当然也是一种痛苦,但死有时候也可以解除痛苦。萧逸雪并不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怕,每次杀完人他都会想到死。
  他觉得生命对每个人都很残酷。
  “一个人从没好好活过,便要去死,他未免太愚蠢了吧。”
  金灿灿的薄雾中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
  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句话未免有些刺耳,萧逸雪听了却很舒服,仿佛说到他心里面去了。
  他好好活过吗?
  是啊,一个人若从没好好活过,便要去死,确实太愚蠢了。
  这么美的阳光,这么美的薄雾,它们并不因残酷的冬天而失去自己的美丽,人生不也要如此吗?人生一世怎能不遇到各种各样的坎坷?随着时间的推移,坎坷不也会变成平坦的康庄大道吗?
  我不能死!
  萧逸雪觉得自己不能轻易死去,他从没有好好活过,就这样死去,他岂不成了彻底的愚蠢虫?比王八更王八。
  他睁开眼向桥面望去,一个俏丽的女郎正从薄雾中向他姗姗而来。
  身穿西服,头戴大圈帽的宋清雪在金灿灿的阳光下就如仙女下凡。
  萧逸雪被宋清雪彻底陶醉了。
  宋清雪这次没有坐车,她也没有在萧逸雪酩酊大醉的时候来到萧逸雪身边。他们已经认识,没有必要那么做。
  萧逸雪冲她苦笑一声。
  宋清雪终于走到他身边,靠在桥栏上,柔柔的望着萧逸雪,柔柔的素手缓缓将一瓶白兰地送到萧逸雪眼前。
  萧逸雪没有回避宋清雪的眼神,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你相信我刚才那句话吗?”宋清雪问。
  “相信,那简直就是最好的一句人生哲语。”
  “其实你活过。”
  “我没有活过,我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活过。而你却活过。你这么美丽,这么飘逸,这么善良……”
  “你不同样也潇洒?那么重情重义?”
  萧逸雪又是苦笑,除了苦笑,他实在不知自己还能怎样,一个人若是潇洒,重情重义就算活过,那为何又活得这般之累?
  宋清雪见萧逸雪笑而不答道:“不是吗?”
  萧逸雪道:“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我只想弄清楚,你为什么要救我。”
  他盯住宋清雪的目光温柔而充满感激。
  宋清雪的目光突然沉了下去,眼角滑出晶莹的泪珠“因为,因为我爱你……爱你……”
  这句话萧逸雪之前听说过,此刻听来仍觉惊奇不己,他真想不通宋清雪为什么要爱他。他承认自己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女人会对他动心也不足为奇,但这总得有时间来做基础吧!
  “宋姑娘,我们之间以前好像并不认识……”
  “可是我认识你,我认识你呀!”宋清雪的声音带有几分沙哑。
  “那你在什么地方见过我?”
  “就在这座大桥上,你一直以来就是这么一个狼狈的家伙……”
  “我的确一直是个狼狈的家伙,而宋姑娘一向都是车来车往,怎会注意到我这种狼狈的家伙?”
  “我也觉得奇怪,我似乎天生就喜欢你这种形象。慢慢的我也开始去弄清你的身份,我知道你每次在大桥上偏偏欲行不是没有银票了就是和卢燕之间出了问题……”
  萧逸雪心灵受到深深的震憾,他真难以相信这个以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宋清雪对他了如指掌。
  “宋姑娘,没想到你对我这般了解……”萧逸雪内心不免有点激动。
  宋清雪眼睛突然抬起来,盯住萧逸雪激动的说:“谁叫我爱你?”
  说完手不由自主的动了动,她真想抱住萧逸雪痛哭一场。这么久的单相思,如今终于可以坦然面对,她怎么不激动?
  萧逸雪看在眼里,如果面前的这个人是卢燕,他自己早已紧紧的抱了过去。他无法忘记卢燕。
  萧逸雪仍然很激动,他忽然想到自己以前没有钱用的时候,只要在桥上睡上一觉口袋里又有了钱,很久以来他都不知这是为何,现在总算明白,问道:“我原以为总有一位神仙给我塞钱,现在看来,这个神仙就是宋姑娘了……”
  “我同情你的狼狈。”
   “我自己就不同情自己,你又何必同情我呢,再说你有这个必要吗?”
   “有,为了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乐意。”
   “甚至连你父亲将你赶出家门这种事情你也乐意?”
   “我本来也不愿意,但为了你我必须这么做,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会开心。”
   这种说法对萧逸雪来说,或许是太突然了一点,但他理解少女的心思,少女的心思就是这么神秘,比太平洋上的百慕大更神秘,男人是永远也无法真正摸透的。
   “可是你知道,我是深深的爱着卢燕的,你这样不怕得不到回报吗?”萧逸雪问。
   “我什么都不怕,我什么都不想……”宋清雪急切的说。
   “宋姑娘,请你收回你的诚意吧,也许,也许我会辜负你……”卢燕已经深深的扎根在萧逸雪心中,他也觉得他这般对宋清雪说话,是太残忍了一些,可自己又岂是那种轻易就移情别恋的人?他不想骗自己,也不想骗纯真善良的宋清雪。
  “我知道你得不到卢燕了,所以我才来照顾你……”
  宋清雪说完泪如雨下。
  萧逸雪辛酸之极,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最落迫的时候还有人真心实意的想着来照顾自己。往日不少女人见到他如今这般落迫早已不再理他。这也许才叫知音,真正的知音。
  “可是宋姑娘我如今一败涂地,以后只怕也无人再请我去做事了,你就算跟着我,我们不也得活活饿死吗?这样值吗?我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得到你这种千金小姐的爱?”萧逸雪越说心里越难过。
  “我们可以真正用自己的劳动力去赚钱呀,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到乡下,到林间……你我都还年轻,我们完全有能力为自己的命运做主,去做我们真正想做的事,不要整天生活在这种腥风血雨的世界,活在别人的指控下,一个人若从不为自己的命运做主,岂非太可悲?”宋清雪道。
  宋清雪这段话对萧逸雪的震憾非常大,一个人不能为自己的命运做主,岂非太可悲?我为自己的命运做过主吗?没有,但是正如清雪所说,我还年轻,完全有能力去为自己的命运做主,我不趁着现在年轻为自己的命运做主更待何时?啊,萧逸雪沉重的内心倾刻间如释重负,他对宋清雪的好感倍增,甚至觉得宋清雪就是上天派来改变自己命运的天使。
  萧逸雪从桥墩上一跃而下。
  啊!
  他张开双臂狂吼几声,即而转过身紧紧抱住宋清雪无限轻快的道:“宋姑娘,我们好好的去喝个痛快吧!”
  “我陪你……”宋清雪的激动无法言说。萧逸雪能走出精神的困区她怎能不开心?
  二人牵着手飞快的向江边的草坪上跑去。
  
   白兰地的酒味纯朴怡人。
  二人将一大瓶喝光了,毫无醉意,他们就像两个孩子似的在江边的草坪上,互相追逐,嘻闹不停。
  “宋姑娘我真想在此时此刻变成一只驴子,驮着你去游遍整个大上海……”萧逸雪高兴得手舞足蹈,然后停下来,双目痴痴的盯往宋清雪。
  宋清雪含羞一笑,斜一眼萧逸雪,突然跑上来紧紧抱住萧逸雪的脸蛋道:“傻瓜,你是人你不是驴子……就算你真要驮上我,我也不忍心啊……”说完双唇紧紧的印在萧逸雪的唇上。
  二人在薄雾中,在金灿灿的阳光下狂吻起来。
  一阵狂风暴雨之后,萧逸雪又变得沉默不语。宋清雪紧紧抱住萧逸雪,柔柔道:“逸雪,我知道你忘不了卢燕姐……”
  萧逸雪默许。
  要忘记一件事也许就在倾刻间,要忘记一个人有时需要用尽一生。
  宋清雪依旧柔柔道:“我完全理解你,但是你想过吗?也许卢麻子根本就不想你和卢燕姐在一起,他也许还有另外的目的,只是想利用你,用完以后就把你甩了……”
  萧逸雪点点头道:“你说得对,卢麻子肯定有什么目的,但无论怎么说,卢燕都是受害者,我要为她讨个公道。”
  宋清雪探出头默默含情的望着萧逸雪问道:“也许你说的对,可你会忘了我吗?”
  萧逸雪诚挚的注视着宋清雪道:“我怎么会忘了你呢?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天使,虽然我们相识很短暂,但为了此刻,我似乎己等了一生……清雪,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绝不让你失望……”
  宋清雪含着笑意躺进他怀里。
  萧逸雪轻轻拍着宋清雪的背,柔柔道:“清雪,刚才这酒太少了,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大醉一场,以示对我们相知的庆贺。”
  宋清雪撒娇道:“我知道你要去哪里,要是你把我也灌醉了,我可真要把你当驴骑哦……”

                   
               第六章
  卢麻子一连等了二天,仍没有萧逸雪的消息。他的耐心一向比较好,这次才二天他便有些耐不住了。他已经派了一茬又一茬的人去打听萧逸雪的消息,结果呢,结果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没有萧逸雪的消息,也没有宋大湘的消息。越是没有消息,越是焦急万分。他整整两天都没有睡过觉,但脸上并没有多少悲伤,也许他将精力都费在寻找凶手上面了吧。
  现在凶手没有消息,寻凶的人也没有消息,该如何是好?
  他心里很清楚,最主要是先找到萧逸雪,活要见人,死也要找到尸体。他对萧逸雪并无好感,现在千方百计要找到萧逸雪,无非是想弄清楚他到底做掉宋大湘没有。
  萧逸雪的死活与他关系并不大,他根本只把他当成一件工具,一件并不太愿意为他服务,却又不得不为他服务的工具。
  自袁九爷死后,他便成了正义帮理所当然的帮主,更何况在正义帮内他本身就是元老。既然做了帮主,就得为前任帮主的死找个说法,否则如何服众?帮派之内一旦死了帮主人心就不稳,他如果不早点办妥此事,正义帮内人心涣散可想而知。
  而正义帮虽然整体实力出众,但真正敢去挑战宋大湘的还没有。还好有个傻瓜萧逸雪乐意帮他,只要杀了宋大湘,就可平息这场风波,也可以没有任何恐惧高枕无忧的做正义帮的帮主,不管真正凶手是否宋大湘。
  照宋大湘自己所说,袁九爷根本就不是他所杀,就算真杀死宋大湘,也没有替袁九爷报仇。自古道:冤有头,债有主。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何谈报仇?
  卢麻子考虑过吗?
  他现在一心想的是让宋大湘死,不管凶手是否真正是宋大湘。
  不管怎么说,宋大湘都是一块肥肉,越早吃掉越好,这次是难得的机会,还有堂而皇之的理由。
  只有萧逸雪能办成这件事。
  在大家都找不到萧逸雪的时候,他想到了他的女儿卢燕,不论萧逸雪在何处,卢燕都会有办法找到。卢燕去找萧逸雪至少得比他的那些探子快上一百倍。再说只要卢燕求萧逸雪的事,萧逸雪是有求必应,如果再等下去,他的内心非燃起来不可。
  “咚,咚……”
  他的房门响了两声。
  卢麻子知道卢燕来了。
  “进来——”在女儿面前,他的声音总是那么和蔼。
  门“吱呀”一声打开,进来的正是卢燕,卢燕比以前憔悴许多,她的美丽是憔悴也掩不去的。
  卢麻子坐正身子,用手指着旁边的坐椅对卢燕道:“燕儿请坐。”
  “爹有事找我吗?”卢燕问。她很清楚自己的父亲,不会无事打扰她。
  “爹没事怎么敢打扰燕儿呢?”卢麻子道。
  “爹言重了,爹有什么事请直言不讳。”
  “你可知道萧逸雪的下落?”
  卢燕神色紧张起来,问道:“爹不是派人去打听了吗?逸雪还没有消息吗?他会不会出事……”卢燕不敢再说下去,也不敢再想,她怕心会因此而破碎。
  卢麻子叹了口气道:“唉!爹也不知啊,所以才问你。”
  卢燕神色更为紧张,道:“爹,你不该叫逸雪去……”说到这里呜呜的哭起来,憔悴的脸更为憔悴。
  卢麻子道:“燕燕,事己如此,爹也无法……爹希望你去找一找萧逸雪……”
  “我去,我去……”卢燕急切的站起来,只要是为了找萧逸雪,再危险她也会去。
  卢麻子起身来握住卢燕的手道:“不过去时,你得小心……”
  “爹,我会的……”
  “希望你能把他带回正义帮。”
  “爹,我不会辜负您。”
  卢燕一直是个比较听话的女孩子,也正因为她太听话,才导致她和萧逸雪之间的许多悲剧。卢麻子比较了解自己的女儿,因此才比较放心。
  “那你去吧。”
  卢燕是怀着伤心出门的,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也许她找到萧逸雪回正义帮之时,便是她和萧逸雪分手之时。
  她害怕这一天。
  
   在上海滩一个人若想醉,最好去“一百斤也灌不醉”酒馆。当然一百斤也灌不醉酒馆里,并没有人能够喝下一百斤,他们之中有的人连一斤酒也喝不下便己醉了,其实一个人若真想醉,他不喝酒也是醉的。
  只要进过一百斤也灌不醉酒馆的人,他便会时常来,就算没有钱,他们也会想方设法的积蓄一些钱来这里干上几杯。
  这里不仅酒醉人,连那喝酒的气氛也是醉人的。
  没有钱时,你也可以进来喝酒,只是你下次来时得把上次的钱付上。否则酒馆老板姜公醉不赶你走,他的伙计江达银也会一把将你扔出大门。
  只有一个人他们不会扔,和姜公醉一样也是个酒鬼的萧逸雪是惟一可以在这里白吃白喝的人,只要他带来的人也可以在这里白吃白喝。不过他从来不曾带人在这里白吃白喝过。姜公醉知道,只有自己和江达银是萧逸雪的朋友。自己是个可以和萧逸雪拼个痛快的酒友,而江达银虽然不喝酒,却能做一手让你吃了就上隐的好菜,有酒有菜才能真正醉个十万八千里。
  今天来的不只是萧逸雪一个人,还有一个女人。
  奇怪的是姜公醉对于这种场面并不感到惊奇。
  这个女人姜公醉早就认识,这个女人曾经在这里打听过萧逸雪的事,他那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对萧逸雪很有意思,他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是要杀萧逸雪的人,所以他将萧逸雪的情况告诉了这个女人。
  女人千方百计的去查询一个男人的消息,说明这个女人一定对这个男人喜欢到骨子里去了。姜公醉从这个女人的表情看得出来。
  看着萧逸雪整天神魂颠倒,他作为朋友真希望有个女人能让萧逸雪孤苦的心得到照顾。虽然他知道卢燕和萧逸雪有着深情厚意,但在他看来他们这种情谊根本无法有情人终成卷属。这个女人或许就成了萧逸雪将来的希望。
  不过他也知道萧逸雪陷进与卢燕的感情太深了,这个女人能不能把萧逸雪从这个深渊里拉出来他还是有些怀疑。
  今天看着他们双双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不再怀疑这个女人的魅力。
  他不知这个女人用什么办法征服了萧逸雪,有一点却深信不疑,女人天生就是来征服男人的。男人表面虽刚强无比,然而越刚强的男人骨子里就越是流着女人的血液。
  女人只要对症下药,男人迟早会躺进她们的怀中。当然也有例外的,不过这些没有被女人征服的男人,一定都是神经病。
  男人被女人征服并不是一种耻辱。
  也有很多男人看不惯被女人征服的男人,其实这种男人是最容易被女人征服的。他们嘴上说看不惯,真正的原因是嫉妒被女人征服的男人。
  这种男人算不上男人。
  姜公醉从柜台里取出两瓶白兰地,满脸堆笑的向萧逸雪和宋清雪走来。他边走边说:“你们两人终于走到一起了,我真替你们感到高兴。”
  他说的这句话虽然平常无比,一到萧逸雪的耳朵里却不再平常。他怀疑姜公醉认错了人,把宋清雪当成了卢燕。他记忆中姜公醉从不知道此事,再说自己不过刚和宋清雪走到一起。而姜公醉的口气似乎早就认识了宋清雪。
  其实姜公醉本身早就认识宋清雪,只是萧逸雪不知道罢了。
  萧逸雪笑道:“她并不是卢燕,却在短时间里差不多改变了我的一生,她叫宋清雪……”
  他这么一说倒让姜公醉哈哈大笑起来:“我知道。”
  萧逸雪收住了笑容:“你们认识?”
  “我们不认识,她怎么会知道你是个失恋的家伙?”
  萧逸雪恍然大悟。
  他失恋的事卢燕是不可能告诉宋清雪的,而其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姜公醉和江达银这两个活宝。
  他还想说什么,一瓶白兰地已经塞进了口中,他一旁的宋清雪也抱了一瓶白兰地在手中。
  姜公醉道:“这可是两瓶好酒,专门为你们俩准备的喜酒,今天就是你们的大喜日子啰……”
  萧逸雪拿下酒瓶正准备说什么,姜公醉又大声道:“剁几个菜来。”
  厨房内传来一个声音:“我看还剁了他。”
  姜公醉大笑起来,他最清楚这个人不会剁了萧逸雪,江达银只会剁菜不会剁人。他喜欢开玩笑,几乎萧逸雪每来一次他都会开这样一个玩笑。
  江达银的声音刚落,便端出几盘热腾腾的好菜来。
  萧逸雪又准备说什么,姜公醉忙拉住他的手道:“请坐,嫂子也请坐。”
  一旁的宋清雪默默含笑。
  接下来他仍不给萧逸雪说话的机会,抢过所有的话头,却是慢吞吞的道:“今天呢,你们都别说话;我呢,只希望你们赶快成亲;你们呢,用不着推辞;我呢,就会很高兴。”
  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对于姜公醉来说,是太费劲了些,到他酒馆喝酒的人不是不知道,姜公醉就算在收钱的时候也懒得说上半句话。
  一来他认为自己这幅破嗓子连一只老母鸡都不如;再者他认为沉默比整天夸夸其谈更给人一种神秘感。
  萧逸雪知道姜公醉是很少讲话的,他明白姜公醉真心希望自己活得快活。自己和宋清雪成亲以后,可以给自己以照顾,身边有个关心自己的人,人总是活得开心一些。只要萧逸雪活得开心了,姜公醉等人势必活得也开心。
  ——这就是朋友。
  朋友两个字的内涵远远不是平平淡淡的两个字而己,它的内涵说有多深就有多深。
  “一日为友,终生为友。”
  萧逸雪现在对这句话的理解越来越透彻。他本不想这么快就与宋清雪成亲,他对闪电般的婚姻很有质疑。
  现在他不了,他相信他和宋清雪的感情就像与姜公醉和江达银的友情一样会地久天长。
  他眼角居然掉出了泪花,亮晶晶的……
  他们就这么简单的成亲,完成了终身大事。
  没有各各自的亲人,没有豪华的排场。
  只有酒和朋友。
  或许对萧逸雪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比这样更让他感觉到幸福了。宋清雪也在掉泪,激动的泪。
  如此情景,他们终生也不会忘记。
  今天,这些平日的酒鬼,醉得都很快。人在开心的时候,醉的总是要快些,其实人在开心的时候本身就是醉的。
  他们浓浓的醉意很快被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打扰。
  大门外进来了一个人。
  如果来的是别人,此时此刻姜公醉一定要将这个人倒提过来,使劲扔到大街上去。
  这个人他却不可能扔。
  他也不会扔。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