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作家报整版介绍张乾东  

2008-07-20 19:44:41|  分类: 大家来说张乾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是《作家报》2004年8月15日总第564期第三版“民间语文”专栏推出的关于对张乾东评价文章和张乾东的诗歌作品。另:该版还有张乾东和高云的简介及照片,此处略去。
       
现发来请大家批评指点。

       这是一种气度
       
——致《长江文学》及张乾东先生

                    高云
   
   对于一份民间文学报刊,也许我们心怀更多的是一种理解、宽容和尊敬,而不是用挑剔的眼光去指责批评。自走近民刊以来,这种心理和情感上的认知,便成为我的一种基本态度。近读《长江文学》,感觉该报似乎并不大希望人们这样去看待这份报纸,倒注意从另一个角度去倾听人们的不同意见和批评。这不,该报明确表示:欢迎批评意见和针对本报的评论。我认为这是一种气度,更是一种开明。一个正常而健康的报刊是不可或缺批评的。而一味的过分的廉价的赞美,本质上是一种“捧杀”。因而,我们就不难理解该报的主张和真实的意图。
   《长江文学》自2003年创刊以来,就一直高擎着“精神失语的年代,文学依然神圣”的旗帜,以其新锐的气势向我们正面逼来,在民间文坛有着极高的声誉和影响力,已成为民刊中一份重要的资料。在已出版的20多期中,我们不难发现该报所承载的分量和辐射范围。该报已表现出接受世界以及同时被世界接受的种种可能。正因为如此,我对该报的阅读期待和热切关注,也就超出了其它民刊,当然有期望也会有失望。在这里——尤其是与主编张乾东先生的对话,我不想隐讳我对该报的看法。
   我一直认为,一份文学报刊倘若能在每一期给你带来一份惊喜或者有一两篇(首)诗文让你真正感动,回味无穷,那就算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这就像一个厨师做菜一样,不敢奢望他每一道菜都做得好吃可口,有那么一两道可口好吃的菜也就令人欣慰了。毋庸置疑《长江文学》已给我们带来了这种快慰的感觉,并表现出这方面的能力。虽说该报栏目设置上还有待进一步调整完善,但有几个栏目是办得相当出彩也很有气势的。比如:“世纪之战”、“中国实力诗人诗展”、“中国诗人存档”、“流星花园”等。这些是该报的主打及重要栏目,自然就是我每期关注的栏目,其余的我不怎么看。或者说我只看编辑着力推出的精彩部分。
   在“世纪之战”里,该报为我们推出了一些很有质量、不乏真知灼见的精彩评论。当读到沈奇的诗话:“诗是对世界的改写……是的,宁可失去诗/我们也不能失去真实/可是,如果没有诗/真实的意义又何在呢?”金笛的诗话:“人是一种牺牲,而诗却是一种补偿”、“一个写诗的人凭心而论,他不会为平庸而活着”。以及近期刘维钧的诗话:“中国古诗,语言是散文化的,形式是诗化的;中国新诗,语言是诗华的,形式是散文化的。”我要为他们的精彩喝彩。当然不错的还有向策的诗话,李广源的诗论,艺翔的随笔,鲁川的点评。回过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十分平庸的文字,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必须为这些平庸的文字浪费版面,但有一点我敢肯定的说:“这绝不是主编凭质量选发的稿子。”如果说这种“关照”也是为了考虑某种生态平衡的话,我无话可说。但愿不要成为民间文学的一种羁绊。
   现在我们有的人名头很大,可写的东西真让你不敢相信,禁不住要问:如此平庸的东西,你也拿得出手?可这种人往往自我感觉良好,如果这是一种真实,那么我们应该承认这是一种退化。民间文学要想振兴,与时俱进,越上新的高度,可能首先就得从杜绝平庸开始。
   再谈“中国实力诗人诗展”这是一个星光闪烁的栏目,它是编者披沙沥金的结果。仅从近期报上刊发的作品可见一斑。例如孤血的《在现实中做人》就是一首有着现实意义且颇耐人寻味的好诗。其语言的张力和内蕴的深厚都是令人十分称道的。全诗如下:“当有人压你的时候/你会像狗一样狂吠几声/你就不是一条狗”。这首短诗以拟物、反讽、暗示的手法向我们揭示了做人是不能没有尊严的。一个失掉尊严的人,其与狗无异。但只要你用合理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尊严,即使是无用或失败的抗争,那么“你就不是一条狗”。此诗的寓意很明确,它警示我们在这个各种体制尚不完善而充满了商业化气息的社会里,各种不平之事常有发生,无论是来自何种压力的威逼、都不要忘了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护作为人的尊严。由此可见此诗是有着强烈的现实意义和社会意义的。
   再看作者另一首《苦海》,也是一首内蕴深厚,表现手法独到的诗作。诗只四句:我问影子:/“你认识我吗”/影子说:/“你已很久没有和我联络过了”。作者通过看似简单的问答,以其拟人,暗示的手法及题旨的寓意,似乎折射出现代人的一种生活状态?又好像隐隐地暗示人的一种悲悯?有一种宿命意味。这本是哲学的高度,但作者试图通过诗来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此诗无疑是多义性的,其内蕴的丰富性和不确定性,暗含了它的多解与不可解。任何试图把它解释清楚的可能都是一种徒劳和破坏。原因在于很难简单地说是这样而不是那样。这首对话诗含量很大,它的别开生面,再次让我们感受到诗的魅力和诗的美妙。
   除此,我们还看到怀北的《感悟秋天》,把秋的物象幻化成一些可感的意象,较自然,其思想冷峻,有较强的生命意识。王广田的《风雪中的人群》厚重、有悲怆感,充满了人生的忧患意识。而一度的《挖红薯》却很有质感,通过对比的手法把个控红薯的喜悦心情表达的十分可感,且意象鲜活清晰自然。像这样的好诗还很多。比如早期刊发的《现代人》(吴飞)、《净土》(张乾东)、《大师》(鲁川)、《品酒》(高云)、《思念》(俞兴)、《赚钱》(沙漠柳)、《有些东西》(郑司)、《梦回唐朝》(王琪)、《旷野独白》(王从彦)、《在喧哗中独坐》(魏伟纬)等等,限于篇幅不再一一点评。
   至此,我有一个清晰的感觉就是该报诗选质量较高,且均为短诗,这可能与主编的诗观有关?如果说诗捕捉的是鲜活的感觉,而鲜活的感觉又总是很短暂的,稍纵即逝的,诗写长了,难免会用思想取代,而感觉就会冲淡。从这个角度去理解,我似乎就找到了张乾东先生诗观和诗选的理由。但愿该报尚能以新锐的气势荡尽平庸,再创新高。
   
   (原载《作家报》2004年8月15日总第564期。)
   作者地址:贵州清镇市红枫大街237号地勘大院内551400

  一位有潜力而与众不同的青年诗人

                       空灵
 
   生活中,每一个人都在生活,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在真正的生活,有的人历尽坎坷,却不能有所省悟;有的人初涉苦难却能体察万千。青年诗人张乾东从他25岁的年龄上看,还只是初涉人生的苦难,算不上历经沧桑,而他与别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能把苦难推至形而上的高度,诉诸你以生命的结构形式。
   兴许是江南遗梦给了年青的诗人什么,使从小就在重庆巫山长大,看惯了“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张乾东,对外面的世界似乎发生了更大的兴趣和好奇。于是,他带着自己的梦想只身来到了江南——浙江永康市。“这是座经济发达的城市/落迫诗人张乾东从城东进城/已看不到太阳的初升”(《黄昏逛永康城》),初到异地,便感到人生的一种迷茫。“现实中找不到自己的依恋/却又害怕远古的伤感”(《江南遗梦》),现实和理想毕竟是有距离的,当然不会像他在校园里想像得那般美好,年青的诗人有一种失落感。行人“来来往往,不计其数/……却唯独孤独了一个/以生命为主题而作诗的诗人”(《黄昏逛永康城》)。这时,我们看到了年青的诗人对诗写内容的一种确立,当生命的意识在不断逼近诗人,而诗人不得不对生命进行诗性思考时,诗人便有了一种旷世的孤独,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诗人的孤独”。这种孤独是一种深入自己,深入骨血的一种结果。
   其实,诗人并不怕孤独,怕的是不能将这种表面热烈所遮蔽的那些个体孤独的生命呈现到一个有价值的高度。诗人并没有因此气馁,反而希望“江南的水声/请埋我到河底”(《江南遗梦》),自学地潜入到生活的底层,去感受和体验人生最真实的苦难,触及生命的本质,这时诗人才真正发现“快活的人与痛苦的人/都在此刻享受同一种/令人窒息的幸福/那些沉默的灵魂/期待另一个出口”(《黑冰》),诗人意识到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感到了“作为一个诗人的重量”(《方岩瀑布》)。对于当今诗人来说,使命感与责任感也许比激情和才气更为重要。
    至于诗人如何以独特的视角和敏锐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人们似乎早已表现出一种冷淡的表情,而对现时的自下而上和当下的人性状态是否给予足够的关注和深刻的揭示,人们则表现出一种浓厚的兴致。青年诗人张乾东当然感受到了这一点。“上苍……请借我一盏火药做的灯/再借我一双慧眼/我要看清那血液里迸发的究竟有多少污浊与无耻/我要提着自己的脑袋/在大街上行走”(《21世纪大手术》),由此可见,诗人企图针砭时弊,所表现出来的彻底精神,是多么令人吃惊!深入生活的底层,其直接结果是造就了诗人的早熟。如果说张乾东前期的作品还只是一种晓风残月似的,其笔触还停留在意象表面的话,那么,他近二年的诗作则因为注意对钙质的摄入,故明显地透出一种力度。
   无疑,张乾东是一位有潜力而与众不同的诗人。为了振兴民间文学事业,工作之余,他除了坚持写作,还担任一些社团的职务。而他本人的很多力作也是首先投往民间报刊,以示对民间文学的全力支持。在中国民间文坛,提到张乾东恐怕不知道的人甚少,而他却不喜张扬自己,情愿低调,这或许源自他过早的成熟和对名利的一种理解。
   对于他的诗,如果说还有什么不足的话,那就是在内蕴的开掘上还稍嫌不够深。但这一问题在他后来的诗作《我的衣服》与《失题》(《明珠》2003年第3期)中,似乎得到了较好的体现与发挥。诗人坚持与真理对话并与之亲近,这坚实的提升了诗人的人格精神,使其诗作焕发出更加耀眼的光彩!
   在诗歌没落的年代,写诗是一种痛苦的事,尤其是写真诗。它要求诗人的灵魂必须焚烧,要求诗人的主体意识和客体物象在相同的刹那间表达出一种艺术上的真实。这对于当今的诗人来说,更重要的或许不是眼睛而是心灵。基于此,我更愿意对青年诗人张乾东今后的诗作比较乐观的审视!
   且看,乾东君已正面向我们走来…… 
  
                 
张乾东诗选
               
 
 在永康的某个黄昏
 
在永康的某个黄昏
诗歌陪着落叶在地面飞舞
靓丽少女牵着城市的手臂向天空走去
郊外长城工业区机器声隆隆
铁牛公司效劳的张乾东在构思一首
打喷嚔的诗歌
他看到城市正在离开地面
这在乡村的长城工业区也在机器声中上升
他想到了落日与朝阳……
 
在永康的这个黄昏
大地上一切似乎都已经起飞
只剩下他形单影只
和一块死去的麦地相依为命
他也觉得这是一种不存在的事实
但是在永康的这个黄昏
他要么相信自己能与死去的
麦地相依为命
要么相信自己不存在
 
 
         诗路
要做诗人
就要有胆量
在锋利的刀口上行走
怕出血的人
就不是诗人
 
 
       我深信
我深信有另外一个我
还活在多年以前
美好纯真的回忆里
 
我站到岁月的利刃上
敲了敲时间的门
时间微启双唇
终究没吐出一个字
又活生生吞下一些早已
生锈的话语
 
我深信另外一个我
正在时间背后寻求把自己打开
我深信他会到现在的我身上
找到锁孔
 
 
   圆明园遗址的启示
 
那些倒塌残破的石头
是上辈人的命运
是下辈人的灵魂
 
今天  它贮立在荒寂的
北国原野上
仿佛在告诉你
那是一根永不倒下的人骨
一个民族的气节
 
我们保留了它
不是屈辱
是丰碑
 
原载《作家报》2004年8月15日总第564期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