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乾东的博客

作品均属先在纸质报刊发表,再上传博客,版权归张乾东所有,侵权必究。

 
 
 

日志

 
 
关于我

张乾东,重庆巫山两坪人,1981年出生,在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等会员、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年诗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新韵学会荣誉副会长,永康市作家协会理事,《长江诗歌》主持人,并任多家报刊编委顾问。著有文集二部、诗集三部,创作有武侠小说多部。写作事迹被《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电话:13967919539 QQ号:2635706198

网易考拉推荐

玩鬼(张乾东)  

2008-03-11 18:05:49|  分类: 小说故事随笔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龙井村的刘作彭和溪沟村的朱学义每年无论如何都要抽时间相会一次,专谈那些稀奇古怪荒谬至极的东西。今年这一次相会主要是谈鬼并玩鬼。

    二人谁也没有见过鬼,但听到的不在少数,脑子里大致有鬼的轮廓。
    七月十五鬼节这天二人相会于清风徐徐、流水潺潺、垂柳依依的花溪,各坐一方鹅卵石,边喝烈酒边高谈阔论。
    刘作彭喝了口酒道:“这次是准备玩鬼,你虽是一头猪(朱),却学过艺(义),应该不会太笨,就由你想一个玩法。”
    朱学义暗自叫苦,这刘作彭还没玩鬼却先玩自己一把,倒也是先声夺人,朱学义也非草包一个,自当不肯示弱,反唇相讥道:“你虽是一头牛(刘)却也会做(作)盆(彭),你同样不笨,还是你先谈。”
    刘作彭知道在朱学义面前占不了便宜,直截了当的道:“前几天周家村一个年轻人砍柴从悬崖上摔下来,面目全非,非常恐怖。因为他无父无母,也无近处的亲戚,尸体无人收理,现在还摆在荒郊野外,无人管之。现在他的尸体已经腐烂,据说臭味薰得周围人忍无可忍;那一带一到晚上更是鬼魂呜呼,好多人已经不敢从此处过路,我们何不到此处玩上一个晚上?也陪一陪这个可怜的孤单野鬼。”
    朱学义道:“陪他一个晚上算不上什么,如果你胆敢将摔死的少年背回家中,我就一定花上大笔银子将少年厚葬,并为他超度,活着在人间活得不顺心,到了阴间让他活得风流。同时为了表示对你胆量的佩服,我将请你白吃白喝上十天半个月。”
    刘作彭听完朱学义这话大笑起来:“一言为定,你可别后悔。”
    朱学义不相信刘作彭有这么大的胆量,故意激将他道:“如果你不敢背回那尸体,我倒不勉强,我可以替你背回,不过你可得花掉一大笔银子将那少年厚葬,并为他超度,再请我白吃白喝上十天半个月。”
    刘作彭说声:“你赶快回家去准备厚葬少年的棺材和白吃白喝的美食美酒吧,那少年不过一个晚上就背到你家里面。”便匆匆向周家村走去。
    那刘作彭走到周家村时天已大黑,隔老远他就闻到一股令人恶心呕吐的尸体腐烂味,这味道多少有点让他昏昏欲倒……正在这时他看见远处走来一袭白色的轻衫,看不见脑袋也看不见脚,只见轻衫在夜色中缓缓向自己移来。刘作彭心里一颤,难道真如人们所说这地方闹鬼?他毕竟是出了名的大玩家,尽管心里有些恐惧但很快便镇定下来,对鬼道:“小兄弟,我刘作彭虽玩世不恭,这次却是念你可怜摆在野外无人收尸,专门背你回去厚葬的,绝无玩你之意……你可不要与我过不去。”
    无头鬼传来凄凄惨惨的声音:“大胆刘作彭,还说没有私心,你想大吃大喝别人十天半个月算不算私心?”
    刘作彭听完这话大吃一惊,看来这鬼还无所不知,不敢相瞒,只得如实相告:“但我也是让你魂有所归呀……如有得罪之处,敬请见谅。来吧,现在我就背你去安葬……”
    无头鬼并不领刘作彭的情,怒道:“人心险恶,不可信,你等并无好心,人死之后还遭你等玩弄,实属气愤,我今天必拉你下地狱……陪我一起吧……那里好孤单……”说完上前伸出一双白苍苍的手紧紧卡住刘作彭的脖子。
    刘作彭本无心与鬼战,如此这般也只得挣扎起来,与鬼扭作一团,边战边道:“背你回家实属好心,如若兄弟你无意放手,则叫那朱学义多备一幅棺材……”
    话音刚落只见那无头鬼陡然冒出一脑袋,在惨白的月光下哈哈大笑起来:“棺材可以替你准备一幅,不过你这种大胆的家伙一下怎么死得了?你死了还有谁跟我谈得海阔天空?还是再等上几十年去睡棺材吧,哈……”这鬼越笑越开心。
    刘作彭定睛一看这鬼居然是朱学义,心中大松一口气,道:“不是叫你去准备棺材吗,为何在此?”
    朱学义道:“棺材早就叫人去准备了,我来的目的是想证实一下你到底怕不怕鬼,现在看来你是一点也不怕,你是好样的。”
    刘作彭道:“不敢当,现在你都证实了,就先让我去背回那个可怜的少年吧。”
    朱学义笑道:“尸体早叫我十五岁的儿子背回家装棺材去了,这样就不存在我们玩鬼之虞了。”
    刘作彭由衷的佩服朱学义一家都是胆大的人,表示愿意独自安葬少年,朱学义也佩服刘作彭的大胆表示一定要自己安葬,二人争执不下,最后只好来个折中方案:彼此各出一半费用,将这少年风风光光的安葬。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